讲真的,我一路来对她都是抱着羡慕嫉妒恨的心态。
试想,本姑娘天生质丽,演技一流,可惜无论我如何用功,运气仍不如她。
虽她来自美丽岛,谈吐举止十分阿莲阿花,但人家去综艺组能当主持,来戏剧组能当主角。你叫才华横溢的我 ,如何沉得住气?

不过,一听到她嫁给一位很有钱的老公,是千劣国际总裁,夫妻俩坐拥一栋值800万的豪宅。向来拜高踩低的我,马上戴上“千面女郎” 的面具,和她成为好闺密。但我可没忘记初衷,时刻都在绞尽脑汁想如何绊倒她,好让她裁入深沟,从此在电视圈消失。

一次我在室内摄影棚拍戏,导演L姓,来自香江,此君开口闭口就是“丢丢声”(粗口)。虽已故的名导演李翰祥曾如此曰:“做导演必须三分像将领,七分像流氓。”但我还是毫不客气的用广东话吐回L:“去漱一漱你嘅口,再来教你嘅老娘点样演。”助导发觉气氛不对,立刻过来打圆场:“别见怪,那只是导演的口头语,习惯就好。”

隔了大概半个钟,“610”跑过来问:“什么是‘丢’?”,我心中就喊:“机会来了。”于是没老实的告诉她,那是港人的口头语,而是解释说那是骂人的脏话,目的就是要挑拨他们俩。果然“610”听了,就怒气冲冲飞去L面前,命令他当着大家面前道歉。当下L知道本身不对,唯有照做。但“610”还是不消气,拿起手机向老公“控不灵”(complain)一番。

我以为我这下的行动,只算是芝麻绿豆吧了,没料到戏还没唱完。不久后就听到L被裁退,我向“610”问个究竟,她答说她老公不接受L的道歉,硬要上头把他开除。于是我更进一步的扒,才知道其老公任职的千劣国际,是大机构的大客户耶,为了避免得罪这对夫妻,上头当然是把L踢走。从那时开始,我才真正晓得,原来“610”如此容易在广告界搏出位,全靠她老公的人脉。有一天我带家人去日本游玩,在东京碰到“610”的老公和一位美女结伴同行,回国后我不得不赶快和“610”保持距离,免得惹祸上身。

原本这坨屎,我是打算在本刊改革之前就扒出的,但又怕得罪各方,为了明哲保身,只好打消这念头,直到见到网载:“千劣国际管理层大地震,狮城艺人610老公也落马”,我高兴到跳脚。此刻不踩,要待何时?如今听到有同行说那是夫妻俩之报应,或许是上天替L讨回个公道。而我,看在曾是闺密的情份上,只想对她说:学学广东话吧,就会明白自己为啥如此倒霉,6的译音就是“落”,10 就是一下化零,不霉才怪。

[stextbox id=”profile”]叽喳坊
Text:Lady卡卡
Lady卡卡表面是位编舞老师,但暗地里,却是一位“八卦精”,本地娱乐圈的屎尿,都逃不过她的眼睛![/stextbox]
[stextbox id=”tip”]以上专栏内容均不代表本刊立场。[/stextbo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