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大师KL可称是我Lady卡卡的人生终极目标,虽近年来其为“香奈儿”推出的系列,风格大同小异,令人有点厌倦,怀疑他是否江郎才尽。 但,你不得不佩服他的“微调哲学”。虽可可小姐早有KL作品的经典语言,但KL不急于推翻或改变,他只是每季都做稍微调整,或积合现有的概念,把它们提升成附合时代的作品。

其实在演艺圈,懂得利用这种哲学的人不少,如经典歌曲《不了情》的作者王福龄,把该歌曲微调一下,就成了《痴痴的等》、《船》……到后来的刘家昌,也是把其歌曲《月满西楼》微调一下,就成了《庭院深深》、《我家在那里》……幸好这些天才都是把自个儿的原创来微调,不算过分。

不像一些“艺术工作者”,爱拿他人的作品来微调,然后把它们当成自己的创作,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倒霉的是,他们却偏偏遇到我这位学艺不精,技不如人的女艺员。由于红不起,我只好退求其次,当起娱乐八卦的权威,单单在“微调哲学”这事上,就花了不少时间和精力去翻这查那,目的就是要故意陷害同行们漏大气。

于是,不管是歌谣界,还是影剧界,有很多微调过的作品,都逃不过本姑娘之耳目,如动画片《埃及王子》 的主题曲《When We Believe》,一听就晓得是华乐“瑶族舞曲”的微调 ,QOP玛丹娜的《Candy Shop》,是张国荣的成名曲之一《侧面》的微调。而最令我啼笑皆非的就是刀郎的《西域情歌》和《披羊皮的狼》,由于调得太过微了,让我马上就猜得出,前者是张学友的《一路上有你》,后者是周传雄的《黄昏》。

记得有一天在报馆,听某位退休军官L,在给其往事吐槽,有一年他为了要让其下属,有机会参加“Sing S’pore”歌唱比赛,就花了一大笔请了本地的音乐大师 “十八了一”为“民防”写歌作曲,结果几乎首首都是《明天会更好》,而不是什么令人情绪激昂的凯旋进行曲之类。我听了不止哈哈笑,还故意给大师狠狠踩上一脚,我告诉L,不管是《明天会更好》,或是《将心照亮》、《手挽手心连心》、《凝聚每分光》,全都是《We Are The World》的微调。这样的做法,谁不会?

前阵子和几位前辈闲聊,他们有扯到上个世纪所拍的一部电视剧《青春一二三》,于是,我故意的问:“是谁想出来的故事?”,“江某咯!”我听了暗笑,不再出声。事实上,原创是“扫屎电影王国”于1966年所拍的歌舞片《欢乐青春》,由邢慧、秦萍、李婷、金汉、乔庄等人主演,此事是奶奶告诉我的。据说当年影视大机构一直闹本地人才荒, 真相是没多少人懂得从旧电影中微调罢了。什么哲学嘛?讲得难听点,就是东抄西抄,你抄我抄,天下一大抄。

701叽喳坊
Text:Lady卡卡
Lady卡卡表面是位编舞老师,但暗地里,却是一位“八卦精”,本地娱乐圈的屎尿,都逃不过她的眼睛!

以上专栏内容均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