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久前网络视频一直疯传HK女艺人“滥接莺”,被男艺人唐老鸭“咧啪”(Rape)的事件。刚开始时,我于人前人后都表现同情她。不过,你相信我会如此好心吗?看官。所谓“同行如敌国”,凡是比我出名的女艺人,暗地里我都是恨不得她们在人间蒸发,哪有可能会同情她们?所以“滥接莺”会精神崩溃,原因是,锦上添花古来有,雪中送炭有几人?

那天我和一位HK移民,跟我学跳舞的安娣聊起此事,她曰于好多年前,和其老公去看电影,前排正坐着刚出道的3位HK影视大机构之小鲜花,“姣绝五指山”的“滥接莺”就是其中一位。她们目中无人,大声说笑,还有,出口的污言秽语 ?啧啧啧,给人的印象是“很随便”。难怪“滥接莺”会如此容易被人“咧啪”,不只一次,还有第二次。单掌拍不响,跳Tango需要2人。

试想,唐老鸭是圈中出了名的好色,一向有揩油大王之称。那时他来狮城拍戏,肯花钱请“滥接莺”过来,肯定不只是探班那样简单吧。

有娱记开玩笑问,若我也被唐老鸭“咧啪”会如何?我说开始当然会伤心到想跳楼,理由是他的长相,如现代的武大郎丑八怪。但,打死我也不会向同行哭诉。缘由是我永远记得于上个世纪,97 HK回归降临时,那里有一班娱乐界的大虫小龙过江来此地,有不少女同行为了博出位,在人家暗示后都依顺,就算被“咧啪”也会借势而上,最终个个赔了夫人又折兵,成了本地电视圈的大笑柄。

若换我是“滥接莺”,事后更不会去找有什么“书生太子”之荣称的影圈大佬帮我出面,万一他也要我以“魔鬼的身材”来交换,那我不是霉上加霉。

除非,他肯把我当小三来包养照顾。

事实既然无法改变,那我唯一能做就是逢场做戏,时不时在这班贱人的饮食中下毒,让他们最后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如中国电视剧《甄环传》里头的钮秙禄甄环如何向雍正皇帝报仇。

于是,有人说演艺圈也太恐怖了,其实这种混蛋哪个行业角落都有,不止男性,女性也有,看一看无骑力灌醉房室弄的下场吧。大家不妨向我的死劲敌玛丹娜学习,被陌生人“咧啪”是一回事,想“统治世界”是另外一回事。

有人说心是咱们的翅膀,心有多大,世界就有多大,好多时候限制咱们的不是周遭的环境,也不是他人的言行,而是咱们自己。看不开忘不了放不下,把自己困禁在灰暗的记忆里。不敢想不自信不行动,把自己局限在固定的空间里。

若不能打破心的禁锢,即使给你整个天空,你也找不到自由的感觉。

701叽喳坊
Text:Lady卡卡
Lady卡卡表面是位编舞老师,但暗地里,却是一位“八卦精”,本地娱乐圈的屎尿,都逃不过她的眼睛!

以上专栏内容均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