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经过AMK的地铁站,突然迎面来了一位浓妆艳抹,身穿亮晶晶的老安娣。定眼一看,呵,原来是她,我迅速跑进洗手间,免得她又要嚷请我去吃好料,最后却利用我来埋单。

开头的时候很讨厌她,真的。老觉得她是個不懂得何谓“难为情”的“拷贝喵”,看人家邓丽君拉起长裙,慢速的转圈,她就拷贝。看人家凤飞飞戴不同款式的帽子,她也拷贝。她又不去照一照镜子,看自己是什么料?整个人好像捞女似的。

众所周知 ,我卡姑从来不看自己不喜欢看的事物,可是一听到有人传她在“世外桃源酒店”附近拥有一间独立洋楼,我马上对她另眼相看,拜高踩低的社会。还有,听说她曾被一个罗姓的香港导演请去该地拍戏!据我所知,罗导演根本是一名O娘,曾带过本地的“二郎神”男艺人“层层粿”去香港发展,他,怎么可能看上她? 或许,只是要利用她去当电影投资者的“饭局女郎”吧,可见这个骚货不简单。

于是我想尽方法,成为她的“聆听者”,目的就要把她的屎,一点一滴的扒出。听说她原本是一位普普通通的幼儿园老师,早婚,可惜不久后丈夫遇车祸,半身不遂,只能以轮椅代步。由于家庭经济拮据,她只能披上歌杉,踏入演艺圈,然后把家里那位不良于行的男人,称是她的亲生哥哥。人家一路来靠的不是金山,就是银山,但她靠的是“玉”山,一座古老传说中的“玉山”。于是我给她取个外号:玉夫人。虽然对她羡慕嫉妒恨,可是我自小就被教导 :不义之财不可贪。

有一天我和好闺蜜去某间表演艺术学院,拜访我们的芭蕾启蒙老师。当我们经过四马路的观音庙时,就看到门外有位中年女子,双手合十正要向庙里拜,突然间整个人昏倒在地,我和闺密连忙跑过去鸡婆。定睛一看,原来是她。当时她身穿着黑色T,一条苹果绿的紧身短裤,质地是薄到可看见底裤。加上她手臂和大腿浮现青一块、紫一块,我当时就猜想,她一定是做了什么“阴功”事,才会在庙前昏倒,邪不敌正嘛。

于是,我决定次日就去扒她的屎。原来她搭上了一位来自T埠,年纪比她小的胡须男,为了要让他长期居留,于是两人联名注册开制作公司。首档的主秀就邀请到直嚷“做女人难,做名女人更难,做单身的名女人难乎其难”为经典语录的柳小花,单单那一档,就让他们赚个满堂红。不幸的是,最后T埠胡须男见异思迁,不只卷走所有公款,离新之前,还对她拳打脚踢,害得她如今变成13点,神经兮兮。

之前我虽说过,娱乐圈是没什么有“对错正邪”之分,但,不义之财,还是不要贪的好。如广东人所曰:唔係你咯钱,唔入你咯袋。人在做,天在看,谁若要贪,就得付出惨痛的代价。

[stextbox id=”profile”]701叽喳坊
Text:Lady卡卡
Lady卡卡表面是位编舞老师,但暗地里,却是一位“八卦精”,本地娱乐圈的屎尿,都逃不过她的眼睛![/stextbox]
[stextbox id=”tip”]以上专栏内容均不代表本刊立场。[/stextbo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