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开头的时候,云可算是我的好闺蜜。一名很有“杀伤力”之女舞者 ,平时爱穿印有“I am a dancer”字体的露脐T恤、紧身裤、护腿袜、高跟皮靴满街跑,深怕无人不晓她的职业。其身材的确美妙,可惜只能观其背,若她转过头来,肯定会吓死你,满脸脓疮春痘,浓妆艳抹也盖不了其凹凸不平的火山口。总而言之,丑女多做怪,真的,不骗你。

但是呢,我能“考”入豪华歌剧院,全靠她穿针引线。她是编舞老师M的爱将,可惜,云是那类连老师指出她的缺点和错误,都无法容忍的舞者,最终不得不收拾包袱离开。之后我察觉到M,这名HK TVB的前舞者,一直在炒其澳籍的老师梅丽丝的冷饭,尤其对中国舞,一窍不通。而我又是最讨厌那些来本地“骗嚼”的外来人,于是下定决心,想尽办法把伊拉下马。果然不久,老板不再和M续约,就找我来接班。云一听到风声,马上回来报到,目的是想分一杯羹,毕竟我当初能踏入豪华,其功不可没耶。可是云不了解要在本地当编舞老师,不止要精通现代舞、芭蕾舞、爵士舞,还有中国舞,单单懂得跳街舞是找不到吃的。

而在回来之前,云就先花了一大笔钱去垫高鼻子,她明白在娱乐圈混,声色艺缺一不可。有同行却在背后酸:“拜托她先把脸上的洞洞磨平啦。”最后为了要跟我争天下,她就先去搭老板,可惜老板娘紧盯,她只好转去找舞台监督杰,希望他能在老板面前赞她几句,好让她来坐我的神位。

有一晚我在夜店看到云的老公,独自在买醉,便走去和他打个招呼,他一见到我,就起来抱我痛哭,嚷着要和云离婚。猜不到次日,云就找了一班“黑社会”来豪华,当着一大群舞者的面前,对我拳打脚踢,云硬指我在其老公面前造谣生事。幸好,杰闻到舞蹈室有人吵架,立刻进来阻止。过后又迅速的把事情解决,因为他知道若我报警,事情肯定会闹得更大。

直到E和云签字离婚那天,才把整件事抖出。原来E那晚在夜店遇到我之前,提早从国外回来,为了给老婆惊喜,就到歌剧院来接她。可是戏终人散时,仍然见不到其踪影。于是就去问守门人,那人就指其老婆还在里头,于是E就俏俏向女生化妆室走去,一到门口就听见里头有男女的“嘿咻”叫声,他赶快躲去一个角落,不久就看到杰从里头出来。

之后大家虽明白整件事的来龙去脉,但听到我被人修理,个个都拍手叫好!有一次我在AMK地铁站碰到云,她竟然主动过来打招呼,嘘寒问暖,大概是以为往事已如烟,分手前向我要手机号码,我一口拒绝。同行们知道了就来劝我:“娱乐圈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当然,针刺不到肉,哪会觉得痛。本姑娘的底线是:只要云一天不在各大报章的头版登道歉启事,我就岁岁年年月月日日时时刻刻分分秒秒唱衰她。

701叽喳坊
Text:Lady卡卡
Lady卡卡表面是位编舞老师,但暗地里,却是一位“八卦精”,本地娱乐圈的屎尿,都逃不过她的眼睛!

以上专栏内容均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