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席马浚伟舞台剧作品《偶然.徐志摩》记者会,他和本地媒体侃侃而谈,不知不觉聊着聊着近1小时。
时光,有时是相对的。
访问马浚伟,因他自编自导自演舞台剧《偶然.徐志摩》;最近他也因无线宫斗剧《宫心计2深宫计》成“10亿点击男主角”,女性朋友看到“太子”就频尖叫;接下来他要到北京念商业行政管理;还要来新加坡考咖啡师执照;明年初推出第2部自编自导自演舞台剧《生签约死后》;4月开拍同名电影,他兼任编导演三职……

弥补和追回
马浚伟的朋友都说,他发了神经,三头六臂做那么多东西。也有朋友说,他怎么样子一点都不会老。
他说,自己在弥补和追回前半生的时光,追着之前因家里亲情牵绊、工作责任而搁浅的梦想。
听他娓娓道来在见证生死瞬间后,“时间”对他的意义,还有一切值得和不值得的在意。
经理人在访问前温馨提醒,可以的话,尽量不要聊生生死死太悲太重的话题,随意轻松一点。
生死,悲喜,有时也是相对的。

《夜六篇》(徐志摩)
“你要真幸福,须向痛苦里尝去。
你要真实在,须向真空虚里悟去。
你要真生命,须向最危险的方向访去。
你要真天堂,须向地狱里守去。”

马浚伟说,自己有着多面性格,朋友也分两批。一批人觉得他严肃且不苟言笑;另一批则玩得很疯。他觉得自己是多面的,而且尤其近来,更越活越像小孩,返老还童。
妈妈自他6岁时就患癌,长达20年。妈妈走的时候,才48岁。间中还要经历好几次的复发,马浚伟得亲眼看着她慢慢衰弱,慢慢失去感官,听觉、味觉、视觉,行动的能力,吃东西的能力。一个正常人该有的,她都没有。
他从小为家计,13岁就到社会上打滚赚钱养家,回到家里,看着渐渐被病魔折磨的妈妈,生命一点一滴在他面前消逝,童年到20几岁那段岁月,是马浚伟最自我封闭的日子。
“那时候很多心情,开心不开心,我都不太愿意跟别人分享,习惯把什么事都收起来。你看那个女的(指着坐不远处的经纪人),她跟我认识25年,相识前15年,她从没跟我出去吃过一顿饭,就算最要好的朋友,也都从没跟我外用餐。因为我不出去的,很可怕吧。”
那时候在演艺圈,拍完戏一下班,第一时间赶回家,因为妈妈在家,他担心她需要什么,起码他在身边。
1999年7月21日,马浚伟妈妈病逝,而那年年底,他也患上抑郁症。

* 欲知更多,请购买第655期(6月22日出版)的《优1周》。

[stextbox id=’profile’]《宫心计2深宫计》目前通过TVB首选(星和视界Ch 860)播出。[/stextbox]

[stextbox id=’profile’]舞台剧《偶然.徐志摩》
日期:7月20日、21日(周五和周六)
时间:8pm
地点:嘉龙剧院
票价:$58、$68、$88、$108、$128、$148
演出查询:6348 5555/上网:www.sistic.com.sg[/stextbox]

[stextbox id=’tip’]Text: 钟雁龄  Photos: Bob Lee@The Fat Farmer
Hair and Makeup RickyKAZAF
Location Grand Copthorne Waterfront[/stextbo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