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所周知,我Lady卡卡向来就不是一盏省油的灯。当然理解何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所以老爱在他人面前骗自己–“我很笨的”。其实是逼不得已的事,否则,哪会有自认聪明的义勇军为我两肋插刀,路见不平,拔剑相助,出生入死?

果然不久,公司传出不打算和M续约的消息。而伊当下就请求老板答应,一定要让我的“最佳拍档”尊做伊的接班人,老板立刻点头。但谁也没想到,当M收包袱离开的前一个月,老板就暗地里找我去签约了。原因是只有我,才听懂中、英、粤、闽等的时代曲,也只有我,才懂得跳芭蕾、爵士、拉丁,甚至中国舞。而我,向老板开的首要条件,当然是先炒尊的鱿鱼,一山怎能藏二虎?老板马上说OK,即使他和尊的父亲是多年之交,不过在商言商。

咱们出来行走江湖,大抵只有那些最愚蠢的人,才会认为旁人比他愚蠢。真正的聪明是无色无嗅无形无状无声无息,俗语曰真人不露相。又笑云,把咱们卖了,咱们还帮卖主数钞票呢。尤其是在竞争如此激烈的娱乐圈,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何来的笨人?质资略差,早被淘汰,哪里还有机会到处招摇?当然是识捞的艺人,才可以扬名立万。

过后,听说M衣锦还乡之后,每年都有从国外寄耶诞卡给所有豪华的舞者,除了我。伊还常提起我Lady卡卡,是伊一生最最最最恨的人。其实,从头到尾,M根本不知道,伊的爱徒尊,才是真正利用和出卖她和本姑娘的小人,他以为本身就是看鹬蚌相争的渔翁,估不到真正得利却是我。总而言之,这两个成年人完全不明白其中的道理:当一个人自认聪明的时候,也就是他最容易受骗的时候。而整件事的来龙去脉,我也只是扮演一位站在岸边的“傻婢”,用我那洁白的双手,顺水推舟吧了。谁人想玩我这只披兔皮的老狐狸,哪有这么容易?

当然,我用脚趾都能想到,尊一被踢出局之后,肯定会迅速的把整件事抖出,让所有娱乐圈的人,都以为我这人极度狡猾,阴毒。于是多少年来,我都没和旧同事们联系交往,只有保持沉默冷静,当“吃死猫”的份儿,永不解释,永不抱怨。

这,应该叫着:“人人有招数,唯我不出术。”

[stextbox id=”profile”]701叽喳坊
Text:Lady卡卡
Lady卡卡表面是位编舞老师,但暗地里,却是一位“八卦精”,本地娱乐圈的屎尿,都逃不过她的眼睛![/stextbox]
[stextbox id=”tip”]以上专栏内容均不代表本刊立场。[/stextbo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