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得第一天在豪华歌剧院上班时,负责编舞的老师是位女性,名字叫M,原籍“大家乐”,由HK TVB的综艺节目《EYT》之开山鼻祖萝卜菜,从香港带过来的。此姝刚开始时,以为本地没什么优秀人才吧,因此才被高薪聘请过来。

是的,当时咱们的演出水准,实在比不上港台的舞者。但,那并不表示咱们个个都是井蛙,没看过海外的电视歌舞节目。事实上M在TVB时的澳籍编舞老师梅丽丝,究竟有多少斤两,教出来的徒弟又有多犀利,我卡姑比谁都清楚。Sexy Dance她还行,中国舞她肯定一窍不通。可是当M向大家自我介绍时,却大吹大擂,完全不懂得做人最最失败之处,便是低估了他人的实力,还有,高估本身的智慧。她还添油加醋了一句:“我可是萝卜菜的‘干’女儿!”
而我,披兔皮的老狐狸,当然是假装表现羡慕、嫉妒、恨的样子。

其实,M根本不知道那时的我,已算是本地娱乐界的一块“照妖镜”,打破钢锅(不是沙锅,OK)问到底,是我最拿手的好戏。所以她始终没料到,有日我会亲自跑去告诉萝,M指他是她的干爹。而这块菜头或许是怕惹“色”上身,立刻就反应一句:“牛粪。”接着,我又从TVB的舞者那里打听到,以往M每次和华籍同事争吵时,开头总是会骂:“Your Chinese……”

哼,难怪开斋节或屠妖节来临,所有的印巫籍舞者会获得2 Days Off。反而耶诞节前夕,我想拿2 Hrs Off 和家人聚餐都不被批准。一名华籍同事阿尊,就打抱不平说:“别担心,我爸和豪华老板是好友,只要我们团结一致,很快就能让M自动F**k Off 。”

刚好那时马来西亚歌王罗宾的经理人来找我做秀,于是我马上把M的所有爱徒介绍给他,好让他把这班见钱眼开的舞者,带去邻国发展,免得他们留着破坏我的“B计划”。此事于次日就有人跑去通知M了,而装朦扮傻的我心里也早已有准备。试想,洗手间的马桶都会有耳,更何况是隔墙。

于是M接着一直不停刁难我,千方百计的想把我“博”出去,可惜又找不到正确的理由。她反而对我的“最佳拍档”尊疼爱有加。为了不要让我这位合伙人起疑心,尊竟然暗地里向我声明他对M好,只是在做戏罢了。做戏–结局如何?请看下期。

[stextbox id=”profile”]701叽喳坊
Text:Lady卡卡
Lady卡卡表面是位编舞老师,但暗地里,却是一位“八卦精”,本地娱乐圈的屎尿,都逃不过她的眼睛![/stextbox]
[stextbox id=”tip”]以上专栏内容均不代表本刊立场。[/stextbo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