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苏蓉从台北“国之宾”歌厅唱起,她回忆,在歌厅驻唱时期,也是她学习成长很重要的阶段,因为天天唱,天天背歌词,台下经常点唱,不会的歌得赶紧学,尤其那时候凌波《梁祝》当红,黄梅调是每一位歌手必唱的曲目。

60年代的台北最繁华在西门町一带,有很多歌厅、舞厅、电影院、唱片行,姚姐唱到“今日歌厅”的时候印象深刻,因为:“我的掌声最大”,这也是姚苏蓉对自己愈来愈有信心的开始:“所以我也愈唱愈好了”。

姚苏蓉对歌厅时代的回忆很多,她说:“黄梅调最难唱其实不是‘梁祝’,是凌波另一部黄梅调电影《血手印》插曲‘郊道’,里面有一句‘月色昏暗’…,尾音又高又长,我就不停的吊嗓子,那时西门町另一家歌厅‘七重天’我也唱过,在那里打鼓的是蓝心湄的爸爸。”

1968年西门町一栋新大楼落成,楼下是新声电影院,二楼是丽声大歌厅,声光设备一流,升降舞台还有喷水池,姚苏蓉唱到丽声歌厅时“负心的人”已经开始走红,当时在“群星会”红极一时的冉肖玲挂头牌,隔年姚苏蓉“今天不回家”红遍香港,出国告别丽声歌厅之前,老板还给她一个大红包践行,充满人情味。

(“歌不断”之九,未完待续)
[stextbox id=”profile”]娱音未了
Text:王祖寿
曾任台湾大报采访主任,树立娱乐新闻专业风评。目前在飞碟电台主持带状节目。多次担任金曲奖评审。也是台湾最具权威的乐评专栏作家。[/stextbox]
[stextbox id=”tip”]以上专栏内容均不代表本刊立场。[/stextbo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