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所周知,我Lady卡卡一路来都非常爱炫,为了要表现自己是十项全能,除了上台唱歌跳舞演戏之外,也曾去过电台应征DJ的职位,就于上个世纪。可惜,我当时只在把英语新闻翻译成中文的那个部份,无法达到评审的要求,最后当然是不被录取。不过,幸运的是,接着电台有任何户内或户外的宣传活动,总会邀请我的舞团去助阵。

不久后,我就在那里认识到一位新来的DJ,名叫东方柏,来自T埠。有一次他想交代一名外籍杂工办事,由于他不谙英语,指手画脚也说不通,最后看到我路过,就拉我去当他们的翻译。从那时起,我才晓得,原来东连“How are u?”、“How do you do ?”这两句英语有何分别,都搞不清楚。那……他究竟是如何考进电台当DJ的?阿哈啊哈。

当然,娱乐圈有些屎尿若我刻意去扒,反而无法扒出什么来。不是吗?俗语曰: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

经过了好多年,有一次我和家人到T埠旅行,途中认识到一位常到本地的夜总会捞金的舞小姐,她有提起她和一名电台男DJ是“好闺蜜”、“好姐妹”,还说此君非常会做人,时不时都会约她和来自同乡的同事们出来,不是出席什么“饭局”或是“酒局”,而是“卡拉局”,意思就是指她们不止要陪客吃喝,同时还要陪他们K歌。而那班意不在酒的醉翁,刚开始没人晓得他们是何方神圣?直到三杯下肚后,身份才被泄露。原来他们全都是这名DJ的……若说“成功的男人背后有一双温柔的手”,

那东方柏能成为“现实版”的东方不败,靠的不是什么《葵花宝典》,而是背后有好几双“咸猪手”,自其上司到赞助商!

从那一刻开始,我才真正了解,为什么以往有些外来人不谙半句英语,也能当上本地的电台DJ。当然,我不好意思笑他,原因是我有时为了要替本身的舞团,争取跟那些天王天后个唱伴舞,我还是要硬着头皮,出席主办者、经纪人的“卡拉局”。

我何止陪他们喝酒K歌,同时也扮小丑、搞气氛,像做综艺节目。玩魔术、跳艳舞、讲笑话,让主人开心嘛!偶而会问镜中的自己,怎么会“沦落”到这种地步,是几时开始的?总而言之,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凡事都要付代价,没有所谓绝对的好坏正邪,全看你如何应用手中的“资源”,能够提供“真正的服务”,才是成功的唯一之道。

[stextbox id=”profile”]701叽喳坊
Text:Lady卡卡
Lady卡卡表面是位编舞老师,但暗地里,却是一位“八卦精”,本地娱乐圈的屎尿,都逃不过她的眼睛![/stextbox]
[stextbox id=”tip”]以上专栏内容均不代表本刊立场。[/stextbo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