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们这群当歌舞老师的,有时在课堂上,大声指出某个学生的错误,并不是要让他“没面”,而是希望所有班上的学生都能听得到,明白什么是正确的,什么是错误的。不幸的是,多数学生会以为,老师是故意针对他们的,于是转身就离开了。

有些甚至会亲身找国会议员去,告某位老师不停羞辱他。我卡姑就常碰到这种事,算到来不止七八次。

有很多歌唱老师为了避免让学生在课堂上“没面”,于是想出一个好办法,那就是把评语写在纸上,以为这样的做法会“神不知鬼不觉”。

结果,还是有人不满问:“老师,你为何把我写成这个样子?你难道不晓得你所给我的评语,我是要拿回家去贴在墙壁上,让我的亲朋好友知道,我遇到一位非常有水准的老师。”于是他的老师只好把那张评语撕掉,“乖乖”重新再写一张:“音准极佳,咬字清晰,节拍准确,台风一流,有大将之风……” 这就是目前当老师的难言之苦,只能违背自己的良心,见鱼就讲鱼话,见鸟呢?当然是讲鸟话咯。

有次我在下课时,要求一名学生留堂,等到全部人走光之后,我才示范给她看之前她上课时所犯的错误。想不到她竟然会用食指指着我的鼻尖,破口大骂:“老师?你是哪只眼睛看到我跳错?说,说呀。”

大家也不要以为只有某部分乐龄人士难搞,事实上目前的年轻人,有些也好不到那里去。不说你不知,多年前我在西部的某间贵族初级学院教舞蹈课,有几位学生由于水准极差,所以我坚决不让他们参加“青年节舞蹈比赛”,料不到他们隔天会把其父母带来学院,硬要校长立刻开除我。结果?结果全是我的错,被校长开除是理所当然的。

由此可见,舞蹈老师这碗饭也不容易吃,真的。舞步若教得太简单,学生就会骂你无料。若教得难度高,他们就会说他们只是来玩玩,运动运动,没想过要当什么舞蹈家。若教得太快,他们就会问你老师是否要赶去投胎?若教得太慢,他们就会告去HQ说你“吃”了学生的时间。总而言之,左右为难。

[stextbox id=”profile”]701叽喳坊
Text:Lady卡卡
Lady卡卡表面是位编舞老师,但暗地里,却是一位“八卦精”,本地娱乐圈的屎尿,都逃不过她的眼睛![/stextbox]
[stextbox id=”tip”]以上专栏内容均不代表本刊立场。[/stextbo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