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佩妮

戴佩妮今年成为第一位来自马来西亚夺得“金曲奖”最佳女歌手的歌后,送来一大盒马卡龙分享喜悦,我特别为她高兴,在这之前,她虽有实力,但在历次“金曲奖”的竞逐始终欠缺临门一脚,尤其几年前她面临低潮的对比,我至今印象深刻。

那一次戴佩妮来上节目,穿着一身黑,头戴一顶黑底白圆点帽,整个人看起来就很落寞,我关心询问她的近况,她说一直以来身体都有一些小病痛。

困扰她的主要是脊椎侧弯压迫神经,也许是长期练舞姿势不良的后遗症,而她天生是扁平足,跳芭蕾舞要压脚背就放弃了,她说改跳现代舞就比较没问题,但听来这条路就走得很辛苦。

她那天说话鼻音很重,虽然担心影响隔两天就要连续在台北、高雄的演唱,但她说已看开了。

到台湾发展10年,虽然赢得创作才女的美名,也得到一座金曲奖最佳作曲的肯定,但对戴佩妮而言又如何?当时她跟老东家的合约已满,她说接下来会回马来西亚老家去,给我一种不知下次见面会是何时的感觉?

她说在台北多年,好像都没什么交际,平常都宅在家,也不会主动约人吃饭之类社交,但别人找她聊心事,她很乐意倾听。

因此,时常有半夜一人独自去急诊的经验,听来格外落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