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讯)余天儿子余祥铨10日凌晨在夜店狂欢后,和一名高姓男子起口角,还把对方打伤,因此闹上警局,事后他不满指控因被当凯子,才愤而“推他一把”,不过遭殴男子出面反驳他莫名其妙,双方说法差很大。
余祥铨先是说不认识高男,只知道他是女性友人的朋友,未料对方却点了好几瓶香槟,要他买单,他一气之下推了一把,没想到他就报警,据报道,高男出面还原当时情况,他透露当时本来和A女约见面,到了才发现A女和B女已在喝酒,B女相约换地方,出去后才发现余祥铨开车来载B女,4人一起到信义区松寿路的夜店续摊。
高男表示那是他第一次见到余祥铨,两人根本没讲到什么话,基本上不认识,到了夜店包厢后,余祥铨问B女想喝什么,B女回答香槟,后来就送来3、4瓶香槟,余祥铨一直和B女说话,他则是和A女在角落聊天、滑手机。
在夜店待半个小时,两个女生说要先走,高男不知还会不会回来,仍起身和余祥铨一起送女方去搭车,结果余祥铨一直和B女拉扯,想和她一起上车被拒,就突然冲过来挥了高男两拳,怒斥“刚刚都没付钱”,结果他被打到下巴都是血,他见有警察正在临检,直接告余祥铨伤害。
高男气愤指控余祥铨莫名其妙,表示在夜店都是余祥铨和服务生说话,根本不知道对方点了什么,后来大家突然离席,本来以为还会再上楼,且余祥铨也没说要结帐或拿信用卡、现金付钱,“就一副我白吃白喝的样子,真的有够衰!”到了警局,“余天本人很客气,但李亚萍劈头就问我‘有没有付钱’”,他反问“到夜店就可以打人?”不甘受辱才拒绝和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