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个人都会有“第一次”,对于《第一主角》的5位演员– 林慧玲、陈汉玮、陈邦鋆、郑各评和陈泓宇而言,第一次当主角究竟是什么感受?如今回忆起“第一主角”的往事,他们是压力?害怕?还是觉得当时的自己很“恶心”?

林慧玲>>演主播很压力
第一次当主角作品:《微笑正义》(2012年)

当时知道自己可以演主角时,心情如何?
我饰演新闻主播,那时真的很压力,因为之前我的华语不是很好。我有上华语课,一直死背台词,虽然他们会提供teleprompter,但我要挑战自己完全不要看。那是我给自己的挑战,所以我上华语课的时候,我就把老师讲述的话录下来,然后每天一直在听。我的妹妹还说我在梦中讲华语。

那部戏对你的意义?
虽然很有压力,但是在记者招待会,我记得我是坐蛮中间的,第一次坐中间,很兴奋。之前我演的戏都没有告诉家人,因为1集出现3到5分钟,有一点浪费他们的时间,这部戏我终于可以跟我的家人朋友说,叫他们看一下、支持一下。

《微笑正义》剧照


陈汉玮>>曾被导演用剧本打头
第一次当主角作品:《铁狱雷霆》(1991年)

当时知道自己可以演主角时,心情如何?
压力很大、紧张、兴奋,也不懂主角的台词原来那么多,然后一直在镜子面前做很多不同的表情,以为越多表情、越多花俏的东西,就是表演,后来发现可能平实的表演也是一种戏。以前一直觉得嘴巴没什么动,就没有戏,慢慢发现其实不是那回事。

NG次数是否破纪录?
NG很多次,NG到导演骂我,叫我去看了剧本才来,也试过给导演用剧本打头,太多这种事情了。从我真正当上主角过后,几乎接下来的几部戏,我都NG得很厉害,因为不懂得怎么背台词,以为死背就是戏,其实不是,我们要懂得消化台词,用自己的方式讲出来比较自然。

当时有没有发生特别好笑的事?
现在看当时,只是两个字,就是“恶心”。因为那时我很瘦,也不懂什么是表演,颈项瘦瘦、头大大,穿龙袍都不像太子。因为要演一个空中少爷,但又没有那个“seh”(势气)。有一场是跟刘琦拍结婚的戏,有一点怪,因为她就像我的姐姐,那时候我22岁,都不懂自己在演什么,和一个女演员拍那么激吻的戏,以前没有control,但我们那个年代不懂的,乱演一通、乱抱。我对这种戏又没有经验,整个看了就会“鸡皮疙瘩”。


陈邦鋆>>喜欢演喜剧
第一次当主角作品:《绝对保险》(2015年)

当时知道自己可以演主角时,心情如何?
其实,像我这个类型的演员,很少会一直演到男主角,那时候我已经大概了解这个心态,所以我也没有把男一、男二看得太重,甚至现在也是,只要故事线是好的、重要的,我都可以接受。压力还蛮大的,整部戏就是围绕着这个人,所以我还蛮喜欢这样的一部戏,它其实很轻松,甚至到今天还有很多人在提起这部戏。

那部戏对你的意义?
很开心有人找我撑起一部戏,对一个演员来说,第一主角不是你演一部戏的第一主角,你就是真的第一主角,而是你是扛这部戏的灵魂人物,他的魅力定夺戏的成败。我对每一部戏都是一样的想法,就是尽量把它演到最好,然后学到最多东西。那部戏就是喜感、节奏,很多都是我以前没有体验过的,我想尽量把这些东西学起来,以后第二次拍时,我绝对会做得更好,因为我已经会了。

《绝对保险》剧照

 


郑各评>>性格演员事业坎坷
第一次当主角作品:《空军》(飞鹰的故事)(1988年)

当时知道自己可以演主角时,心情如何?
我在戏里叫“赵飞鹰”,演一个trainee pilot。真的不敢相信,因为那时我还是rookie,全部都是所谓的“阿哥”,难得的机会,而且每一个人都eyeing on这部戏,因为那是第一次跟空军合作,也还有时间让我们去体验生活,可以去hypoxia chamber,然后进行跳降落伞的训练,也有机会上Strikemaster、S-211的飞机,那种感觉是蛮好的,pilot很威风。

当时,看到完成品在电视上播映时,最大的感触是……
很期待,很早就坐下来了,还拿笔、纸,在那边写哪里错,哪里觉得不好,乱乱scribble,过后整部戏看完了,我也不懂自己在写什么。感触很深,因为觉得自己身为新人很多地方不足,自己又不是属于很偶像派,也知道自己要走的路线应该属于比较性格,性格路线就是比较坎坷、辛苦。

陈泓宇>>想尝试挑战古装
第一次当主角作品:《易心人》(2004年)

当时知道自己可以演主角时,心情如何?
我知道什么东西都往我的身体扛,好与不好都是我自己,就像我做人一样,我觉得一件事情我自己做不好,不能赖别人。压力会很大,但是压力都是动力,所以我都能承受压力,因为都这么多年了,什么压力都要承受一下。

那部戏对你的意义?
《易》对我有很大的意义,因为那时候从新传媒过去优频道的第一部戏就演第一主角,当然是觉得“哇,将来的路就是很稳”,怎么知道公司又倒闭。我第一次当男主角还可以演到这么重的角色,导演又给我那么好的教导方式,所以从那部戏开始,我就开始开窍,知道什么叫演戏。

《易心人》剧照

Text 刘鈺鈴/Photo Eric Chun+新传媒+StarH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