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小“Lobang King”周初明(49岁)、王伟良(30岁)在本地电影《天公仔》饰演一对父子。戏外,两人的最大共同点就是形象亲民,跟观众没有距离感,同时也是透过表演,建立起自信。

形象亲民

周初明VS王伟良,他们都有各自的代表作,当“Ah Bee”遇到“Ah Boy”,两人究竟会擦出什么火花……

UW:谈谈你们这对父子的合作,对彼此的第一印象?
初明:他这个年轻人很勤劳、很谦卑、很诚恳,对他印象很好。我觉得他是苦过来的,他对工作认真的态度没话说。
伟良:很有耐心,会在看play back时提出意见,也会分享他的演出经验。我是看他的《敢敢做个开心人》、《福满人间》长大的。

UW:《天公仔》里有一句话:心态决定一个人的成功,品德修养决定一个人的命运。你们对这句话有什么看法?
初明:人的心态真的很重要,如果你的心不对,做很多东西都是不对的。有句成语叫“心想事成”,心态可以决定很多东西,如果你有很多负面思维,那你所做的、所讲的、所想的,都会很悲,所以我们无论对人对事,都不要先入为主、对号入座。就拿我的情况来说,如果我还一直悲切切的话,那日子不是会过得很辛苦?
伟良:每个人做事的方式都不一样,但我觉得“真诚对人”才是最重要的。我的个性比较冲动、直性子,直觉应该做就去做,可能没有顾虑到状况,不小心得罪人也不知道。(朋友和敌人,哪个多?)可能不相上下,哈哈!我是对事不对人,事情过了、解决了就move on。很多长辈说在娱乐圈要圆滑一点,能忍则忍,我是有学习到“修身养性”啦,不是全部事情都要用蛮力。

UW:“周初明”这个名字家喻户晓,你年轻时给人的印象很邻家,加上演了《敢敢作个开心人》成为“lobang king”,之后的“Mr. Kiasu”,形象也很草根,这种形象对你而言是利多于弊吗?
初明:对我来说这就是我所谓的“外形”,以前我也会觉得糟糕,每次演这种戏怎么突破?但我碰到一个人,她是我的恩师(李明芬),她问我为什么要那么钻牛角尖,如果角色一样,能在里面寻求突破,那不是更棒?反正我就是草根型,那就在草根里抓出不同的神韵。后来我觉得她说得很对,我演“Mr. Kiasu”也有70、80分,《敢敢》就不必说了,现在还有人叫我“Ah Bee”,他有他成功的地方。很多时候,你需要有人点破,你的心态就会不同,演出来的东西也不一样,所以,心态真的很重要。

UW:一些艺人一出来就有一种“seh”(势气),真的是STAR。那你成为“大明星”的过程,会不会比较辛苦?
初明:我那个年代没有所谓的“STAR”,对我来说,我只是一个电视艺人,我热爱戏剧、我喜欢表演,就是这样,也不觉得自己是明星。我跟其他人的不同之处,就是我的工作是普罗大众看得到的。除了希望把工作做好,当然我也有虚荣心,比方说《红星大奖》的“10大最受欢迎男艺人”,我承认我有这种虚荣心。
伟良:李国煌说过,要做新加坡数一数二的艺人,天分是第一点,但是后天努力也很重要,我正在努力、学习如何做得更好。到现在我还是很local、很草根,坐德士会跟司机聊天、去巴刹会跟auntie讲话,我给人没有太大的距离感。我觉得观众喜不喜欢你的角色,他们会给你最直接的反应。

UW:观众熟悉的王伟良是唱歌台出身,当初如何被看中成为Ah boys一员?觉得自己背负着怎样的形象?
伟良:我是在2009年开始唱歌台的,那时在KTV唱歌,被歌台台主看中,问我要不要尝试歌台?3天后,他就安排我去Bedok Blk517的歌台,司仪是刘玲玲,我唱了2首歌《伤心过路客》和《小薇》。我从来没有做过表演或参加比赛,一拿麦克风站上台就发抖,也不知道胆是哪里来的?!真的浑身是胆。最后花了8个月才克服舞台障碍。我唱了2年多,没有起色,没有人认同我是表演者,直到当司仪,你要做很多planning、准备笑话,我才知道,自己要放开、enjoy,观众才会enjoy。而成为Ah boys,他们是写好角色才找最适合的人来演,我用了4年的歌台经验,把情感带入电影里。我的形象很亲民、邻家,也是谐星,既然不是长得很养眼,就只能尽量带来欢乐。

豁达看破

周初明2008年证实患上脊髓性肌萎缩症(Spinal Muscular Atrophy),如今9年过去了,除了行动不便,他仍然如常生活,为此他的心里除了感恩,还是感恩。

UW:至目前为止, 发生在你们身上最lucky的一件事?
初明:这就要说回我的病情了。当初从医生原本说我的寿命只有18到24个月,到我透过祷告、信仰各方面,运动、治疗,后来医生诊断出有变化,说我可以继续活下去,但是我在动作、形体、生活作息各方面,都要调整,虽然这样,我真的已经很感恩。能不能活到60、70岁?我不知道,但我真的很lucky。2008年证实患病,9年了,回头看,我不知道是怎样熬过来的,从消息曝光、要调适自己的心态,面对其他人的眼光,很多很多,到现在也还在学习。(我们看到你也一直很努力维持健康,勤于游泳,少一点毅力都不行?)除非工作或生病不适合游泳,不然我都尽量一星期游泳3天。没办法,为了健康,当你想到这样东西能帮助你,why not?哪怕只有1%的帮助,我也要去尝试。
伟良:我觉得我有“天公仔”的成分,当一直觉得自己走霉运时,当中其实是有机会的,就看你有没有把握,像从我开始唱歌台,到去参加《孩子不坏》、《新兵正传》试镜、被选中,全部都是“机会”,而我,把握了这些机会。

UW:患病过后, 变得豁达、凡事看得很开?
初明:不只看得开,还看得破,哈哈哈!现在没有什么事是比你知道自己的病情来得痛苦,一切都过去了,虽然我现在还在努力当中,但很多事情要急也急不来。从当初的2年(寿命)到现在9年,真的是blessing,你还要求什么?(外界看你的眼光,还会明显不同吗?)我不管外界的眼光,但我承认,有时候拍戏看play back,我会觉得自己其实可以做得更好。因为受行动限制,有些许的遗憾、伤感,比方说只要我可以走多两步、能够有多一些形体动作,可能呈现出来的画面就不一样了。当然工作人员也很体谅,像我的戏服尽量不要有太多变化,那我就不需要常常换装。周围还是有很多有爱心的同事,他们不是出自可怜我,而是真的有爱心,当这个世界充满爱,那就不一样了。像人家帮我,我不要他们是觉得我可怜才帮我,那我也会觉得很难过。很多年前我去IKEA买东西,以我的情况没办法扛上扛下,有人过来帮忙说是“可怜”我,我马上说no no no,我不要帮忙。当然这是一线之差,看你怎么拿捏。

贵人扶持

王伟良13、14岁辍学后做过很多不同的工作,从唱歌台到参与电视节目、电影,成为艺人,一路算是苦过来的,间中获得不少贵人扶持。

UW:伟良参与电视和电影的机会多了,会不会想放弃或减少歌台这一块?
不可能放弃,毕竟歌台是我起步的源头,如果没有歌台,我也没有现在的曝光率,所以有空我还是会回歌台表演。(酬劳翻倍?)酬劳是由台主决定的,是翻了点倍啦。以前我唱一台80块(3首歌),4年都是这个价钱。司仪比较好,有好几百块。我的水电费都是这样来的,很多人都帮过我,我的贵人也不少。

UW:从一出道开始,你们给人的印象就是很机灵,你们从小的性格是怎样的?
初明:因为家境的关系,我是很自卑的,不太爱讲话,一直到开始当calefe、演舞台剧认识一群朋友,大家一起演戏、彩排、表演,过着团体生活,才慢慢建立起我的自信,才发现原来我还有强项,可以演戏。朋友的鼓励,很重要。
伟良:从小我就是家里的问题小孩,有一个年长7岁的哥哥,不过我们“不熟”、不讲话。我在13、14岁就辍学,帮人家洗车8小时可赚30块就觉得很了不起,还可以请朋友吃饭,我很小就知道有钱才是王道。

UW:伟良的个性会像电影里那么怕事吗?
伟良:戏外相反,我觉得不对就要讲,有问题就要解决。做生意也一样,想到就去做,如果不做,也不知道行不行?(胆子很大?)我浑身是胆,哈哈,就是能力比较差一点,判断能力、敏感度差一点。

由周初明、王伟良、陈秀环、王敏奕等主演的本地电影《天公仔》将在5月18日正式上映。

欲知更多,请购买第597期《优1周》。

 

[stextbox id=”tip”] Text 李秀文    Photo Calvin Wong[/stextbo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