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ngZiMan

近来社会案件加上影视作品探讨,女性遭性骚扰的案例受到讨论,也有不少女星自曝曾受到不舒服骚扰的经历。翁滋蔓学生时期就是校花,透露也遇过暴露狂、跟踪狂,但从小就懂得冷静、机智处理,让自己尽量离危险远一点。
翁滋蔓先是透露,还在读国小时,回家路上经过公园遇过暴露狂,当时不敢做太大反应,担心反而会让变态更兴奋,假装没看到并继续用正常步伐离开,走了一小段距离之后,才敢拔腿狂奔。
后来翁滋蔓又想起大学时期也遇过跟踪狂骚扰,她在台大图书馆读书时,有一名疑似是校外人士的男子经常与她“不期而遇”,她原本以为是偶然,但对方后来与她搭讪攀谈,甚至连她读书读到很晚都仍跟随,她后来赶紧联络男同学救援,才让对方知难而退。
前阵子到纽约度假1个月,翁滋蔓透露也常被搭讪,但是分为两种,一种是看她拿单眼相机、拍照好像很专业,因此上前要求她帮忙拍照;另一种是真的想跟她留联络方式,1个月就遇到5个。她坦言有很帅的外国人搭讪,但她笑称自己生性害羞,没把联络方式留给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