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09_noontalk-4

娱乐圈型男当道,徐彬、冯伟衷兄弟俩凭本地电影《那年夏天》开始打出知名度,前者深具偶像气质,后者在“8公子”中演戏最具实力,宗子杰退伍后蓄势待发,叶劲维则是奥运田径选手,4人各有定位。小鲜肉、猛男、型男、邻家男孩,他们最想当?而他们,究竟是偶像派,还是实力派?

徐彬 年少轻狂

《118》是徐彬首次参演的长剧,也是目前几部长剧中,口碑、收视最好的一部,剧中的“洪顺水”,个性有点好高鹜远,私下的徐彬,也经历过年少轻狂的阶段。

从中找到突破点

“年轻(17、18岁)时的自己心高气傲,没有想到‘想易做难’,看人家演戏,会觉得有什么难?演戏而已嘛!如果要随便混口饭吃,那其实没有难度,我随时可以胜任,直到真正加入,才知道是天壤之别,我很像井底之蛙。”

以前的他,好玩、该叛逆的也叛逆过了,父母怕他学坏,但因为不在新加坡,只能口头警告,“我也任由自己为所欲为,做了一些‘坏事’,逃过学、抽过烟。那时我处在的环境比较杂、比较多所谓的‘坏学生’,就是近朱则赤吧。”

出道一晃就4年了,观众多少已经“认定”徐彬的样子,他希望在未完全定下来时,再多演一些,当观众逐渐认识自己的“型”时,反而可以从中找到突破点,让观众认识他的另一面。

2007年参加《校园SUPERSTAR》,2012年参与本地电影《那年夏天》正式出道,《我们等你》是他第一部担任要角的电视剧。问他会怎么形容现在的徐彬?他想了想:“那时刚萌芽,现在是绿叶,等待开花,希望事业更上一层楼,哪天能拿‘最佳男主角’,就是开花的时候。”


冯伟衷 “小老人”经

接档《118》的另一长剧《人生无所畏》反应没有预期好,冯伟衷自认该剧是自己“最遗憾的作品”。

自虐感觉很爽

“拍戏时间很密,因为要回营受训,之前1个月拼命赶拍,还要拍电影《最佳伙扮》,连续12天,1天工作21小时,每天只睡2小时。开车回家,却连走回家里睡觉的力气都没有,最后在车上睡觉。”

凌晨1点收工,回到家、上床睡觉已经是2点半,清晨6点又要起床,他怕太累、开车发生意外,有一个晚上还在新传媒的健身房打地铺过夜。他苦笑:“只是镜子太多,感觉很不自在,之后我才没有继续在那里睡。”

跟其他长剧相比,《人生无所畏》演员比较少,没办法换人,剧本边拍边出,没时间做功课,让冯伟衷感觉:很像机器人,“只是表面的演出,没有更深一层研究剧本,丰富角色,其实我的角色是可以玩、可以发挥的,是我自己做不好而已。经过那一次,拍戏12小时已经不是挑战,辛苦之余,某方面很有成就感,自虐的感觉挺爽的!”


宗子杰 终于等到

童星出身的宗子杰(20岁),从小喜欢演戏,退伍后正式成为徐彬、冯伟衷的师弟,“胖小弟”摇身变“猛男”!

对外表没自信

宗子杰在13岁时拍了人生第1部电视剧《书包太重》,扮演一个寄宿在许美珍家的中国学生。他的妈妈在教会工作,牧师的朋友在作演员casting,机缘巧合下介绍宗子杰去试镜,之后他陆续演过儿童剧、9点档,之后为了O水准备战,暂别电视圈。
小时候的宗子杰很瘦,他自嘲很像“竹竿”,念中学时突然发福,体重一度飙升到80公斤!“我胖了好几年,我曾跟徐彬拍《小小传奇》,他说一直记得我很胖,那么胖还穿得下紧身牛仔裤,演Ah Beng,哈哈!”
宗子杰在拍《百岁大吉》时结识冯伟衷(演他的童年),所以才接触到许振荣,最后被纳入旗下,2016年12月退伍,宗子杰终于等到正式出道拍戏。他说:“等得很辛苦!幸好服役时我在民防部,有机会在《警徽天职4》演一演!”


叶劲维 勇往直前

我国奥运田径选手叶劲维(22岁)被许振荣相中并签下2年约,从运动跨界娱乐。

喜欢赢的感觉

叶劲维目前在新加坡国立大学法律系念2年级,谈及选念法律系的原因,他说:“感觉很酷,法律涉及层面很广,可以是生活、公司、国家大事。”

初期,他还真的以为当律师可以上庭打官司,真正接触法律系后才厘清:“有多少官司可以打?!”念法律,记忆力是不是要很好?他回答:“我得先了解后才记得,不能靠死背。”

9岁开始接触田径,叶劲维笑言当时纯粹为了追女生,中学代表学校参加比赛,拿了很多奖牌,16岁参加全国比赛,拿下第1面金牌,才领悟到只要专心练习,一定会有好成绩。

“以前我很好玩、做事不专心,很捣蛋调皮。我喜欢赢的感觉,可能比较好胜,可以代表国家出赛,很有成就感,也感到骄傲、幸运。”

问他在学校是不是风云人物,很受女生欢迎?他笑说:“田径不像打篮球,跑100米速度太快,几秒就跑完了,现场可能来不及看,不像看电视还有慢动作镜头。我希望参与网络剧后,能吸引多点人看田径。”

**欲知更多,请购买第575期《优1周》。

text 李秀文
Hair: Don Lee/Monsoon Novena
Make Up: Zann Thiang
Photographer: Jeff Chang Stud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