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萱10月23日晚上拍长寿剧《118 II》被玻璃碎片弄伤,当时她在中峇鲁政府组屋住家主场景拍戏,剧情讲她扮演的流氓,要为室友王禄江出头,教训爱欺负人的王禄江弟弟田铭耀。

田铭耀躲进了房间,欧萱要推门进去抓他出来,2人彩排了几次都没事,正式拍摄时,欧萱一推门,玻璃突然碎裂,因为玻璃的位置较高,有些碎片纷纷洒落在欧萱身上,吓坏剧组。欧萱的手臂、膝盖和背部有擦伤和刮痕,所幸皆属轻伤,经医生检查后已无大碍,给了她2天病假。

玻璃碎落的当下,她的第一反应就是缩起身子并护脸,因此,大部分的碎片落在她的背部。她当时穿着长袖衣和长裤,玻璃刺穿衣服,受了一些轻伤(刮痕、擦伤)。

20161027_jeanetteaw

回忆起当时的情况, 欧萱说, 不幸中的大幸是, 那是一场临睡前的戏, 所以她穿了长袖长裤 (睡衣), 头发也放下来, 不然她平常的造型都是背心。

她笑说, 玻璃爆掉后, 自己当下的反应还蛮快的, 马上用手护脸, 也很淡定, “其实每次看武术指导拍戏, 我就会设想万一发生什么意外, 应该如何保护自己? 这些年拍戏也受过伤, 受伤时我不是那种会大喊大叫的女生。”

对于拍戏时的自身安全, 欧萱一直很小心, 尤其拍动作戏份, 如果觉得自己能力不足, 会讨论是否要找替身。

不过, 她也有拍戏受伤的阴影!

“在吉隆坡拍《断掌的女人》时, 我被一个女演员的指甲刮伤脸, 马上脸肿, 隔天我要回新加坡拍广告! 现在拍这类拉扯的戏时, 我会先看对方的指甲。演员总是要保护演员。”

text+video: 李秀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