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Click Photos/TPG News

有关韩红的家庭背景,从网路google来的资料不尽正确,且听韩红亲口说:“我妈妈是藏族人,我爸爸是满族人,我身上没有汉族人的血统。”

提起童年往事,韩红忍不住感叹:“我觉得老天给很多人一个东西,这东西是别人不曾拥有的,它就给了你,那它一定会拿走另一些东西。”韩红的说法,使我想起邓丽君。

韩红说:“比如它拿走…我从9岁就失去父亲;它拿走我的母亲,我的母亲就改嫁离开了我;它拿走我童年最快乐的时光,和其他童年时小孩子应该有的一切,除了有一个奶奶,什么都没有!”

提起奶奶,韩红眼眶泛红:“奶奶小时候其实她是格格,因为我们家满人后来落魄,奶奶…就去卖冷饮来养活我,菩萨给了我很多音乐灵感,以及超乎一般人的音乐才华,但是它拿走了我的一切!”

韩红细数:“上天拿走了我的样貎,拿走我苗条体型,拿走我年轻女孩该有的漂亮容颜,我没有好的身份,好的背景,它拿走我的爱情,拿走我生活中的自在…。”

这一切的一切,换来了4个字“音乐才华”,但韩红说:“我觉得我愿意!它拿走我的那些东西我认了,并且用我所有的后半辈子的精力,来为我曾经的青春挥霍也罢,张扬也罢…买单!我买得起这个单!”

看似女强人,但韩红随后讲到她今天在北京一个人的生活,透着十足的寂寞,难怪小燕姐忍不住问韩红:“你怎么活得这么冷静?这么清静?你还这么年轻!”

(下期待续)

[stextbox id=”profile”]娱音未了
Text:王祖寿
流行音乐专业乐评人,目前在台湾飞碟电台主持带状节目。[/stextbox]
[stextbox id=”tip”]以上专栏内容均不代表本刊立场。[/stextbo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