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2015,迎来2016,何维健赶在2015年结束前,推出了新专辑《柠檬甜甜的》。新年新计划,接下来他计划做一些偏离娱乐圈的新尝试,做回“本业”。

四处跑透透
迎新去旧,要何维健总结去年的成绩单,他想了想道:“其实我在2年多前开了自己的制作公司,一直有帮人拍MV,开始做些幕后的工作,不过不会放弃歌手身份。2016年,可能会做一些偏离娱乐圈的尝试,跟科技业、手机应用程式(apps)有关。这是我一直想做的,周围有很多这个领域的朋友,而我在理工学院也是念这科的,我是programmer ok,只是毕业后完全没做过,不过还是有兴趣,也算是做回‘本业’。现在科技业越来越发达,是我想尝试的领域。”

何维健2008年7月在狮城发行首张个人专辑《无法归类》,同年11月以《新生何维健》勇闯台湾,之后大部分时间待在台湾,只有过年过节才回来,过去两年他在狮城发了《Forever》、《Show Me What I’ve Been Looking For》、《All I Want》英语EP/单曲,这次再以《柠檬甜甜的》回归台湾,他不否认,始终台湾的发展机会比较多,现阶段台湾、中国、新马,四处跑透透,香港的部分则还在谈。

“不过自从开了制作公司后,逗留在新加坡的时间变多了,但台北的宿舍没有退租,就是两边跑。”

记者好奇问说为什么不见他演戏?他笑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吃香?嗯,我的个子不够高,怎么演男一?但其实我不排斥演戏。之前拍过《爱似百汇》,后来换角,导演说不是演员问题,不过也让我累积了一点经验。演戏对我来说还有发展空间,可是要有适合自己的角色,配合到天时地利人和。你看有多少部戏是须要个子不高的角色?《爱似百汇》是他们刚好须要一个‘黑马’,那种在学校不太受瞩目、咸鱼变鲍鱼的角色。”

报喜不报忧


2005年《绝对SUPERSTAR》出道,一转眼过了10年。谈到低潮期,何维健回忆道:“发了第一张专辑后,手上空空没钱,因为与新传媒解约,花了一大笔钱。当时还剩1、2年的合约,虽然唱片公司有帮忙,但自己还是赔了5位数,把之前赚来的钱也赔出去了,穷到爆!不过我真的很感谢James(当年Play Music的老板),是他逼我做自己没有信心的事,因为接触创作,我才开始知道自己可以,才知道创作也可以有收入,是他开发了自己不知的一面。之后我开始有了稳定的收入,都是因为他。”

“穷到爆”的苦日子,他说,当时每天只花200台币(不到10元新元),精打细算,一个月的花费尽量控制在500新元。父母完全不知情,报喜不报忧的他,当然不会说,骨子硬得很。不过,他表示不会拒绝朋友请客,“像黄靖伦,我不会不好意思,谢谢黄老板请客!”

那在娱乐圈为何“打死不走”?他解释:“我的事业没问题,只是状况问题,明明有收入,钱却被扣住,还没进来。每当我感觉‘完了’,钱快没了的时候,很神奇就有收入,像版税结了,就有一点钱进来,或是有商演。如果老板没有逼我写歌,可能现在的我就不是这样的状况,应该更惨吧!”

问何维健如果有人以“过气歌手”来形容他,他会有什么反应?他不以为然道:“不是吧?我还在线,还发专辑哩!不过说起来,我们那届的参赛者,还在线上的只有我、Kelly(潘嘉丽)和泳儿了。”

何维健的“邻家男孩”外型,或许是他最大的“致命伤”,要当小鲜肉,没有猛男身材、也过了年龄,30岁一脸babyface,也当不了熟男。

“哈哈,我就长这样,没得强求,不可能找我妈算账吧?慢慢来,真的不急。现在的我…不是自我,就是比较随性,以开朗乐观的心态去面对每一件事,这就是我想传达的正面信息,成为歌迷朋友的榜样。”

交女朋友很麻烦
何维健不久前在台北办演唱会,潘嘉丽不避嫌前去站台,两人的绯闻也传了一段时间,在圈内似乎已是公开的秘密。他哈哈大笑:“有(口羊)?真的?哪里听来的?”问他如何形容彼此的关系?他回答:“我们是好到不行的朋友,当时发片的时候,新加坡歌手就那么几位,我、靖伦、Kelly,我们一起跑通告,因为这样很熟,现在对彼此是真的很不客气的那种,不过我会收敛一点,毕竟她是女生。”

对于自己的感情状况,何维健说,只有恋情修成正果的那一天,才会公开,免得分手丢脸。

对他而言,交女朋友其实是挺麻烦的一件事,身处这行女生很容易吃醋,究竟是“圈内人好”还是“圈外人好”,还是未有结论,始终是各有各好,各有问题。

他坦言有跟女生约会,也知道远距离恋爱的辛苦;至于闪婚、生子,他直言不会,也不觉得闪婚、生子是个问题,“重要是这个人是对的,先后不重要。”

而真命天女的条件,他喜欢有想法、不吃醋的女生,“不过很少女生会不吃醋的,这也是男生的责任,要给对方安全感。”

[stextbox id=”tip”]Text/李秀文  Photo/Mode Entertainment
*欲知更多,请购买第527期《优1周》。[/stextbo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