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Click Photos/TPG News

黄韵玲1986年《忧伤男孩》的电子音乐基调,1987年《蓝色啤酒海》的Fusion轻爵士,现在仍为人津津乐道,她转眼出道也进入30年了,最近新专辑《初熟之物》内涵已转为对土地、生命的关怀。

黄韵玲近年成立果核基金会,协助穷困的台湾原住民小朋友就学,她来上节目,我觉得她的脸庞愈来愈慈祥,我想起她在5年前的专辑里一首“Arthur”,唱的就是她的独子,她一向对儿子保护有加,很少对外界提起,我想现在应该OK吧?于是忍不住和她聊起近况。

儿子继承了音乐细胞,黄韵玲笑道:“Arthur今年念大一了,平常住校,他喜欢乐器方面,大概不会走到幕前。”有趣的是,黄韵玲近年在选秀节目是大家欣赏的小玲老师,但回到家,却得面对儿子的评审。

黄韵玲说:“我录好的歌,他听了会说怎么这里少一点,那里缺一点,常让我哭笑不得,但是,今年圣诞节前,他听了我最新为林宥嘉写的一首歌,难得第一次称赞说这首好听!”

小玲老师乐得合不拢嘴,这是她收到最棒的圣诞礼物,信仰虔诚的她有感而发:“其实我做音乐创作工作很忙,我也没时间在家做饭,但我到周末、周日一定陪儿子,从小我每晚一定带着他祷告,这是我们生活的默契,一路走到今天很感恩。”
[stextbox id=”profile”]娱音未了
Text:王祖寿
曾任台湾大报采访主任,树立娱乐新闻专业风评。目前在飞碟电台主持带状节目。多次担任金曲奖评审。也是台湾最具权威的乐评专栏作家。[/stextbox]
[stextbox id=”tip”]以上专栏内容均不代表本刊立场。[/stextbo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