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2010年和今年圣诞节的《叶问》系列,奠定甄子丹(52岁)在大银幕上的儒雅形象。
咏春叶问师傅不愠不火的脾气与个性,与甄子丹本身的个性,颇为接近。
在与本刊的封面专访中,这位银幕上的“硬汉”,想不到在拍照时,会连摆个功夫或跳跃甫士都有点儿抗拒。
他说,不想老是因为这样的姿势,让观众误以为他私下也很强悍。

天真创新
曾与甄子丹合拍《武侠》(2011年)的香港著名导演陈可辛曾说:“甄子丹其实是一个非常天真的人”,甄子丹对他的分析表示同意,还加以补充:“他同时也说我是个小朋友,可能所谓的小朋友是指我的心态。因为做创作的,肯定需要一定的童真、纯真和天真的心态,才会有新的空间。”

他认为,如果一个人有太多的理性,是比较容易会把自己框在一个比较传统的架构里。

“我是比较喜欢挑战的。我觉得既然要做,而且是要花同样的时间在一部电影里面,干脆就做新尝试,有突破的。因为如果真的做到,它会为我带来满足感。”

追求突破
早在1990年,甄子丹就已经在《洗黑钱(初到贵地)》中初当武术指导,后来还在1996年的《战狼传说》中首次当导演。

甄子丹在1988年从香港电视圈出道,间中勇闯好莱坞四五年,后来因2002年张艺谋导演的《英雄》重回亚洲影坛,再次在大银幕上发光发热。

他说,自己当主角和当动作设计的心态是完全不同的。

“当武术指导时,我会看演员本身的优点和长处,像谢霆锋(《龙虎门 》),当时他经常在我面前表演腿法,所以我就让他发挥腿功。我就用平常还没开始拍的时间,来了解不同的演员。”

原来,他在拍其他演员或是自己当主角时,都希望能发掘对方或自己的潜力或未知数。

“我希望每次拍一个演员时,能够把他拍得比以前更好,像拍到王宝强(2014年《冰封:重生之门》)最厉害的一面,或让吴京(2005年《杀破狼》)有所突破。我就想知道如果这些演员在甄子丹的手里,会有哪些突破。”

他也会努力将这个突破的要求,实践在自己身上。

“2位师傅就让我突破甄子丹,以前在《叶问》(2008年和2010年)时,洪金宝大哥就让我有所突破。现在《叶问3》,师傅(袁和平)的设计也让我学到好多东西,但其实最大的突破空间还是得看自己。”

甄子丹认为,无论是动作或演技,如果一个人肯努力,有求知欲和冲劲,就有能力进步。

注重安全
然而在创新的过程中,甄子丹也非常注重安全,尤其在动作设计上。

“电影终归是拍电影,在某个程度上,虽然不是作假,但肯定有技术的存在。我很注重安全,尤其当我自己的身上有很多伤时,这些都是那么多年来累积的伤,我就会用我的经验去判断,尽量不要看到有人受伤。”

一提到受伤,难免会想到他日前与张晋在《叶问3》里的一场双刀互尬的对决中,甄子丹不慎被张晋的刀击中鼻梁即时鲜血直流,吓得张晉即時上前视察伤势及为他止血。

“对,他当时很惊怕也很不好意思,但我比较有经验嘛,所以反而是我去安慰他。我真的宁愿受伤的是我,我也完全可以明白和理解他的心情,因为你弄到别人受伤是一种很不好过的感受。”

可是,甄子丹认为即使再怎么做好万全的准备,意外还是难以避免的。

“拍武打戏是拳拳到肉,这和其他用身体去进行的行业一样(像运动员),肯定有一定的危险度,(意外)真的是避免不了的,我们都必须有一种豁出去的心态。”
即使自己现在已经52岁了,甄子丹表示自己还未去想退休计划。

“我就希望能尽量去做,哪一天如果我真的起床动不了了……(记者:真的要等到那一天才退休?)就要看你自己的心情和创作能力吧,

机场偶遇
继《叶问3》的Mike Tyson以及张晋的初次合作后,不知打遍天下无敌手的甄子丹,可有特别想合作的对手?

“香港大部分的演员,我几乎都合作过,但就是没跟刘德华演过戏。我记得有次在机场的候机室,碰到华仔,当时我们就聊说好像从来没合作过,希望有一天能有缘合作一下……而且我是非常敬佩他的工作态度和成就。” (Text/陈通玲 Photo/Bob Lee(邵氏机构提供)视频/Warm Studio)

预知更多精彩访问内容,请购买最新第524期的《优1周》。

赢取《叶问3》周边商品
在《叶问3》上映期间,本地影迷凡到邵氏戏院(Shaw)、嘉华戏院(GV)、国泰戏院(Cathay)、Filmgarde戏院以及荣华戏院(Eng Wah WE Cinemas)购买戏票,就有机会根据各院线的参加方式,赢取电影的周边商品或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