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持歌台前要准备什么?

对“歌台一姐”刘玲玲(60岁)来说,上台前及在台上,她都力求做到最好,绝不马虎。

拥有50年主持歌台的经验,身经百战的刘玲玲,不但能言善道,还练就出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应变能力。

《优1周》贴身报道她主持歌台的日程,还有当晚她发生脚伤意外时的内心交战。

换装制造视觉冲击
刘玲玲的歌台演出有时是担任全场主持,有时则是只负责歌唱表演。

8月23日(农历七月初八)在盛港广场外草场举行的歌台演出,由她和王雷搭档主持。一般歌台在晚上7点或7点半开始,但记者出席的这场歌台却提前一小时,于傍晚6点就开锣。

刘玲玲解释,过去几年因疫情关系,大家没能看歌台,而这场歌台就特别安排提早开始,先让几位歌手连唱多首歌曲,暖暖场子,当作是回馈观众,让出席者大饱耳福。

主持一场歌台少说要耗时3小时,刘玲玲通常会一晚会换上多达7、8套衣服,务必给观众多变的视觉冲击。而为了本刊的封面访问,她更隆重其事,携带了20多套舞台服(包括多双不同款式及设计的鞋子),看摄影师有什么想法,以现场作出切合主题及环境的服装选择。从记者17年前采访她至今,刘玲玲的这份专业及敬业态度未曾改变。

刘玲玲透露,带来现场的舞台服数量只不过是她衣柜里不到百分之5%的衣装,保守估计她家的衣装数量超过500套!

发生扭伤意外
农历七月歌台总与祭拜“好兄弟”的习俗有关联,曾听闻歌台艺人忘了拜拜或漏了一些祭拜的细节而出状况。记者问刘玲玲有没有特别的拜拜习惯?她说,以前持香烧金纸,跟台前幕后人员一起参与祭拜仪式。不过,在成为佛教徒后,改以诵经的方式取代。

她透露,其实早于农历六月二十九(8月15日),许多歌台艺人出席了新马艺人工会举办的宴会,在那里就进行过烧香烧金纸等的传统祭拜仪式。但每一台演出前后,刘玲玲还是会诵经,求演出顺利。

可是,当记者在现场采访她后,原本是约好在她主持歌台结束再通电话继续访问,没想到当晚却发生了她脚伤,并紧急入院诊治的意外事件。

发生意外当晚,记者按原定时间拨了几次电话给刘玲玲,但她都没接听。约10多分钟后,她回电了;然而电话中的她,语调虽稳定,但与之前在歌台现场访问时的情绪有明显落差。

刘玲玲语带歉意详述意外的事发始末,她称在主持到半场时,在台下的化妆桌前,鞋子不慎被包包的肩带勾到,以致她跌倒,并拐到脚,还导致膝关节扭伤。不料,祸不单行,助理在为她抹药油的当儿,药油竟溅喷到她眼睛!这时,刘玲玲赶紧用清水清洗眼睛,当下她还想着主持工作不能中断。于是,她马上在自携的道具箱中找到一个拐杖,就拿着拐杖,一拐一拐上台下台,继续主持还换装!

撰写歌台历程计划生变

刘玲玲自5、6岁开始接触歌台,后来因上学关系,以及为不触及童工法而中断了几年。但在9、10岁时再次穿上舞台服,正式开始她跑歌台的无悔岁月,直到现在已有50年光景!

对于本地歌台艺人和自己经历过的辛酸及心路历程,刘玲玲自有很深切的感受。

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歌台表演被视为是“黄色文化”,被归纳为属于蓝领阶层民工的休闲娱乐,表演歌曲及主持人的说话内容,更被批评是不经修饰,低俗不雅。

以上种种,不论层次高低,皆是我们先辈和长辈感受过的,有值得被记录的价值。

刘玲玲透露,《新明日报》曾盛邀她写专栏,要她忆述悠长不平的歌台史。不巧,她才动笔没多久,妹妹刘心玲乳癌复发,再次入院,加上她要出国,唯有搁笔。

她轻叹,防疫措施解放后,她再次投入忙碌的演艺工作,没多余体力及去脑力可消耗。

“我也希望好好地写,把自己人生历程整理一番,记录及保存下来。但我觉得It’s not the right time (不是对的时机),过一段时间再看看吧。”

欲知更多精彩内容,可翻阅《优1周》

Text:林伟(特约记者)
Photograher:Bob Lee@The Fat Far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