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下今年康城影展最佳导演奖的《刺客聂隐娘》,是台湾名导侯孝贤睽违8年的新作,每个镜头几乎都美如画,片中情感更是深不见底。可惜不易懂的文言文台词,确实产生一定的观众距离感。

恻隐杀手
改编自唐代作家裴鉶同名作品的《刺客聂隐娘》,故事发生在唐朝的安史之乱40年后,“聂隐娘”(舒淇饰)和魏博节度使“田季安”(张震饰)两人为青梅竹马。然而,藩镇割据的各方利益下,“隐娘”成了成人世界下的牺牲者,被迫由道姑(许芳宜饰)带走,将“隐娘”训练成一个身怀绝技、武功高强但杀人不眨眼的杀手!日复一日,“隐娘”刺杀危害天下的暴虐藩镇。却在一次刺杀任务中动了恻隐之心,开始反思自己过去的所作所为,因而无法再杀。为此,道姑将她送回魏博,命她刺杀“田季安”……

爬山涉水 进入意境
据悉,拍摄严谨的侯导,为了让作品呈现更真实的风貌,因此舍弃了多数古装电影在中国片厂搭景的做法,远赴中国、日本、台湾各地取景,只为寻找再多电脑特效也做不出的真实美景。

此片实际拍摄地点走遍大江南北,包括了:湖北武当山、大九湖湿地、利川、随州银杏谷、内蒙古、涿州影视城、山西平遥。日本部分包括京都和姬路。台湾则有宜兰大同乡九寮溪、栖兰山,以及中影文化城等。

而对一景一物要求完美的侯导,常坚持前往徒步走一两个小时才能到的深山,只为寻找最不被人类现代生活所破坏的角落。虽然实际在片中剪出的画面可能极少,但对侯导来说,这却能让所有工作人员与演员都透过走这一遭,进入彷彿唐代的情境,是一个“由简入繁,由繁再入简”的必要过程。

据悉,片头一段道姑给聂隐娘匕首的戏份,看似在一处简单的树下取景,但那个景光从下车后就得走40分钟才能到,明星舒淇也一样得顶着头套跟着走,但在走的过程中,也就渐渐进入了“聂隐娘”的世界。

侯导:越拍越懒得动


对于自己的静态风格(以长镜头闻名),侯导曾笑称自己是:“越拍就越懒得动,就一个镜头放在那边,后来发现其实我喜欢的是那个,我不喜欢去切割,以前年轻的时候会去切割。而且我不排戏的,你setting好以后你可能一定会预计些什么,它可能不会照你的预计,它可能会出现一个什么,拍完之后自己感觉,然后再来剪接。这当然有个先天条件,就是你对这个场景、生活动线、光的调节、氛围、这应该是早上下午哪个时间,这些都要思考,然后还有最重要的就是演员……演员找对人是非常重要的,我长年来拍片都是这样的。我的着眼还是在于某种真实,再造的真实,自然的真实。”

孤寂“青鸾”

在片中,侯导把《青鸾舞镜》的典故放进去(青鸾指的是青色孔雀),它就一个晚上都在跳舞,看着镜子自己留恋,看着自己的同类,所以整个精神其实是这个,这个并不是在原著《聂隐娘》里面的。我很喜欢这个青鸾舞镜,我就把它化为她,很孤寂的一个人。”

完美重拍

据悉侯导为追求绝不妥协的完美,许多拍过的精彩片段都在剪接时舍弃不用,或者在经过一段时间后又再度重拍,可能只是为了让演员在经过演出一段时间后自然呈现沧桑感。像张震与谢欣颖坐在床边这场戏,也在侯导已开始剪接半年后,又重新搭景重拍。

静心+耐心

观赏此片时,相信许多观众会与笔者一样,留心看字幕的同时,只要耐心熬过前面缓慢的半个小时,就会发现片中的诗意与情境像小河流水般,需要大家静心感受武侠之美。

客串星

虽然2人的戏份同样是少得可怜,但相比之下,日本的妻夫木聪(饰“磨镜少年”)的表现比台湾男星阮经天(饰贴身护卫“夏靖”)更吸睛。

妻夫木聪


《刺客聂隐娘》(106分钟 PG)
演员:舒淇、张震、谢欣颖、妻夫木聪、阮经天、许芳宜
导演:侯孝贤
可看指数:★★★☆

Text/陈通玲 Photo/Sha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