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RWS

上期讲到费玉清看电视的消遣方式与众不同,问他不看电视的时候,出门喜欢做什么?他说:“坐火车”,这又是一个意外的答案。

一般坐火车,都是交通运输,费玉清说:“我坐火车不赶时间,通常是随遇而安,来什么车就坐上去,也不管去什么地方,反正在台北附近,我觉得坐火车能让心情缓和下来。”

费玉清坐火车,最大的收获是在车上看人生百态,他说:“每个人的状态都不同,有的发呆放空,有的闭目养神,我通常戴着帽子,一身便服,从来没有人认出我。”

一般人很难想像,尤其拥有万千歌迷,但费玉清对人生淡泊,他说:“前两年,我还在做巡回演唱会,有一天,爸爸突然问我,要做汽球,还是线?我起先不明白,后来一想,汽球和线只要一放手,汽球就升空而去,手中的线则是落在地上,名利有如浮云,什么都抓不住。”

费玉清娓娓道来,充满人生哲理,他说话的声音低沉,作息时间也不一样,我说他很适合主持深夜广播节目。小哥眼睛一亮:“我可以接Call in,和大众天南地上聊天,甚至可以跟流浪汉对谈喔!”从他的突发奇想,即可明白他会打电话到购物台,其来有自。

[stextbox id=”profile”]娱音未了
Text:王祖寿
曾任台湾大报采访主任,树立娱乐新闻专业风评。目前在飞碟电台主持带状节目。多次担任金曲奖评审。也是台湾最具权威的乐评专栏作家。[/stextbox]
[stextbox id=”tip”]以上专栏内容均不代表本刊立场。[/stextbo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