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金曲奖第26届6月27日在台北小巨蛋举行颁奖典礼,大牌云集,是华语歌坛年度盛事,特别贡献奖颁给即将举办告别演唱会的江蕙,这段结束后荧幕闪过一个画面“怀念蔡一红1947-2015”,随即进广告。

我坐在评审席,听见后排不少人互相在问:“谁是蔡一红?”,坐在我旁边的台语歌坛前辈纪明阳(纪佳松的父亲),也是今年的评审,提起当年和蔡一红在歌厅共事的趣闻:“蔡小红在台上唱歌,台下观众对她指指点点,还有人问她是查甫(男)还是查某(女)?她下台之后,从后台绕到前台,直接对准那人的后头一拳就敲下去!”

这下代志大条,那人是地方角头,蔡一红毫不畏惧,这样的性情反映在她的表演风格上,总是气力万钧。纪明阳说:“蔡一红最爱唱‘郊道’,长音的地方她把麦克风拉到地上,肺活量惊人!”

70年代《群星会》时期,蔡一红以一曲“冰点”走红,晚年先后遭遇子宫癌、乳癌侵袭,最后一次看她上台是3年前,当时她剃着三分头,模样有异,说自己独居在家跌倒,头部刚开完刀,如非妹妹及时发现,恐已送命,毅力过人。然而蔡一红仍不敌病魔侵袭,今年1月8日病逝,如非金曲奖一闪而过的无声画面,很多人根本不知这位当年“卜派歌后”、“东方女猫王”已离世。

[stextbox id=”profile”]娱音未了
Text:王祖寿
曾任台湾大报采访主任,树立娱乐新闻专业风评。目前在飞碟电台主持带状节目。多次担任金曲奖评审。也是台湾最具权威的乐评专栏作家。[/stextbox]
[stextbox id=”tip”]以上专栏内容均不代表本刊立场。[/stextbo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