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型几乎没什么老到或改变的温升豪(44岁),上一次为工作来新是在将近3年前的2019年6月。
没想到,2020年的一场疫情打乱了全世界,也让大家都“被迫”放缓或停下脚步。
他留驻台湾,多了时间陪家人,同时也好像让给自己有更充裕的时间好好思考,放眼未来。
2022年,他重回狮城拍摄由CJ ENM HK投资的影集《深网》(预计年底或明年上线),趁着拍戏空档,享受本地美食美景之余,身上也扛了制作人的新身份与企图心!

3年后体验狮城
距离上一次来新已有将近3年时间,虽然听闻在这次逗留的将近一个月中(5月4日已回台),温升豪可是到处享受本地美食(肉骨茶、laksa、炒粿条、中峇鲁热炒等等),但眼前的他,不但没胖,脸看起来还比3年前瘦了一些!
“我有刻意在少吃一点(到处吃,但每样吃一点就好),瘦了3公斤,因为一回去就得马上拍戏。因为演的是攀岩世界冠,我觉得自己太厚太壮(长期运动的关系),所以想让自己能瘦个2,3公斤,让肌肉线条更明显。”
至于这次的拍摄,是否与2016年来新拍摄的《星月传奇》(入围国际艾美奖最佳男主角奖)有相同或不同的体验?
“一个月拍下来,觉得不错,新加坡的素质越来越好。这部《深网》影集的班底有国际市场的潜质,2位导演分别有华人(杨修华)和印度人(K Rajagopal),摄影师是日本人,制片是西班牙人……而且题材蛮大胆的,讲的虽然是网路骗子,但有触碰‘性’,因为是利用AI(Artificial Intelligence)把受害者的脸附在A片上。”
至于上次在新马2地拍摄的作品《星月传奇》,他开心地说这次也有把握机会和制作班底碰面!
“我有去探班(《星月传奇》制作人),他也在拍影集……这几年他也一直有找我合作……”

向林心如学习
在拍摄之余,还不忘到处与不同的制作公司碰面或探班,某个程度上是于公于私。
因为从今年3月开始,温升豪已升级当“六鱼文创”制作公司的老板,正式当幕后制作人!
“15年来一直有人来问我要不要当导演?但导演现场要管太多事情,我觉得事情太杂我会很容易毛躁。可是制片人是前期就得把所有事情弄完,我好像在看剧本的理解上,以及对市场的嗅觉还蛮敏感的,有一定的优势。”
除了相信自己20多年来的演出经验、知识与人脉,他也十分依赖身边的工作人员,包括很会挑剧本的经纪人,以及《火神的眼泪》的制作人汤升荣(品质保证)。
“我们现在同时要开发4个案子(拍摄计划),预计应该是最快明年就会投入拍摄,也在和不同的OTT串流平台洽谈,一切从零开始。”
不知近期前辈林心如(46岁)在《华灯初上》系列的成功(主演加兼当制作人),是否有为他打了强心针?
“心如真的很棒,而且她在中国十几年,脑袋更灵活,资源也绝对比我多,我认为演员如果要做转型就应该像她一样。”

我思故我在
所以,如果投资方指定要他主演,也绝无问题?
“如果投资方要我来演,那是好事,这表示他们相信我们,知道我们不是乱来的,因为演戏本来就我的本行。况且,拿你的资金就表示我得对你负责,相对而言,投资也比较安全。”
从2001年的《贫穷贵公子》(跑龙套)、2005年的《数字拼图Numbers》、2009年受欢迎的作品《败犬女王》和《那一年的幸福时光》、2010年打下知名度的《犀利人妻》以及近几年的佳作《我们与恶的距离》、《俗女养成记》、《最佳利益》系列和《茶金》,温升豪直言当演员是被动的,因为你永远是最后被选的人。
“演员在这个演艺行业,是生态链的最后一个,在现场拍摄也是最后被选的,很被动。与其如此,不如我们主动去做点事。”
他所说的“做点事”,是想拍些东西让大家去思考,希望借此推动社会的改变。
“我之所以可以做这么久,是因为热爱这份工作,也常常提醒初衷。这和我以前想当记者的最大原因是一样的,就是有使命感。像拍《火神的眼泪》让台湾的《消防法》修法了;拍《我们与恶的距离》让大家看到加害者家人背后的精神观;在Catchplay上线的《茶金》是讲身份认同的故事,连《华灯初上》的导演(连奕琦)都爱《茶金》!”
他说,这好像跟当超人改变世界是相似的,只是方法和方向稍微不同。
“我喜欢思考,如果我们只是被动接受资讯好像会变笨。我连平时休闲的时候都没看娱乐性的节目。”

“我很佩服Tom Cruise,对工作这么认真和拼命,我希望自己老了也能优雅地老去(但绝不会让自己身材走样太多)。”

Text:陈通玲
Photographer:Bob Lee@The Fat Farmer
Photography Assistant: Jane Fong@The Fat Farmer
Venue:Park Regis Singapore
Outfits:Coach 1941
Styling:Jeannie Ang
Hair &Make-up:Joey Khoe
其他Photos:访者提供+互联网

*欲知更多本地艺人出国的精彩内容,可翻阅《优1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