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角翔起成军17年,各自走过风雨,曾多次被传不和,却始终不离不弃,浩子说出内心对阿翔真正的感受:“前2年我离开去环游世界,临行前翔妈突然出现找我吃饭,那一刻我震惊,发现我内心真的在乎,如果要用一句话来形容我对阿翔的感受,就是希望你一切都很好,因为在我心中,你是我的家人。”

浩子几乎不曾如此感性,在阿翔面前说出那话,也让他极不自在,但他补充道:“就像我平时也很少跟爸妈联络,但也并没有因此跟他们感情不好。”2人从20多岁青春玩到不惑之年,如今都感受到身体退化,为了能维持旅行、工作热情,他们竟同时要对方好好保重自己,阿翔说:“浩子跟骨刺共存许久,以前能翻能滚,如今能免则免,唯有保重,才能持续。”

疫情、景气,2021年是个复杂又多变的一年,2人笑说最难熬的就是疫情严重的那3个月,必须跟小孩24小时绑在一起。阿翔说:“做道具、玩纸箱和造飞机,什么都玩过也玩腻了,当时很慌,因为每天都看不到未来。”而浩子曾发誓这辈子不教小孩功课,“我是个没耐性的人,最后自己定的规则也被打破。”虽有难熬也有成就感,阿翔前阵子把多年来节目的造型服蒐集义卖,除了裤子几乎全数售光,帮到许多失依的小孩,但为何裤子卖不掉?

阿翔尴尬说,多年来他总吃不胖,体重维持在50公斤、26寸腰左右,“裤子太窄小了,一般男生没办法穿,义卖过后,我就跟造型师说以后每件裤子都加大2个尺码,以便日后好拍卖。”但加大后,他的皮带就得扣紧一些,才不会让裤子滑下。他和浩子吃吃喝喝10多年,尝尽无数美食,赘肉却不曾在身上出现,浩子虽然比阿翔重一点,也才58公斤,2人都有体重问题,却跟一般人不一样,是太轻而非过重。

阿翔说:“我看了很多中医调身体,说是我个性太急影响肠胃状况,说真的,我是没办法停下来的人,回到家我从来没有摊过,这么多年不长肉,应该是生活步调的问题,我也很困扰,体重是我一直不敢面对的事。”浩子却刚好相反,他在家,能不动就躺着完全不动,生活步调自在,体重也上不来,节目中常扮女妆完全不违和,看来2人过瘦,还是体质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