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灵和李国煌今年受邀飞金马奖担任颁奖人,25日举办盛大的见面会,为金马增添星光。李国煌不愧是新加坡搞笑天王,直说自己是来讨债的,表示去年没拿到金马奖“怀恨在心”,接着快速改口:“啊!是非常开心”;白灵一出场除了服装令人惊艳外,她也大喊:“自由真好。”随即哀怨隔离有多难耐,“也不能亲吻,也没有男人,也不能做爱”!

李国煌一出场,使出先前《男儿王》里妖媚的姿态,超多姿势摆拍,接着白灵一出场再掀一次高潮,镁光灯不断,她一身裸肤色紧身洋装,大开高岔,胸前交叉绳开到肚脐,纤腰也露出来,她保持一贯大胆作风,没穿内衣直接激凸,且没穿内裤,仅以C字裤避免走光,相当火辣,问到是否真的没穿内衣裤,她豪爽说:“我隔离都不穿的,这已经是保守了。”

李国煌称从断奶那天起,第一个接触的电影颁奖典礼就是金马奖,每次都会注意所有入围和得奖名单,直说:“这个就是我们东方的奥斯卡颁奖典礼!”去年因为电影《男儿王》入围金马男主角,他提到虽没得奖但入围的影响力就很大,说道当初《男儿王》在获得金马提名前在当地有一点争议,“不小心入围了一两个奖项,在新加坡受到不小关注,评语跟票房都非常好”他也开心宣布:“明年会在泰国拍第2集。”

李国煌的隔离期间卖了不少台湾口罩、T恤以及知名品牌三明治,一卖就是2小时,还搞笑卖金马礼盒被喊到超高价,但他还是跟粉丝说不能卖,而他在现场也一直毛遂自荐,希望之后有机会能拿下金马主持棒。

而白灵隔离期间简直快疯了,她一出场高喊“自由真好”,也直呼:“有一点点激动,有一点点伤感”,对于金马她有浓浓的感情,“还不认识时就给我写了很多情书,所以我一页一页还回来,去年的服装也写著爱与和平献给它”,她也提到冥冥之中宇宙是很伟大的,“隔离让我感到自由的可贵,让我性感的、热情的爱自己。”

外界关心白灵此次金马红毯战袍,她坦言:“给我的压力太大了!去年做到那么极端,很难再打败!”虽然有很多品牌要赞助礼服,但她仍顺从影迷、记者的期待,决定自制礼服走上红毯,“一定要吓你们一跳的,先说了!”此次她希望把握机会多跟一些台湾导演见面,并放话:“很想演一部台语电影!”

白灵也分享着为了飞台湾办签证的困难,犹如“过五关、斩六将”,几度激动到站起来,李国煌也在一旁跟着起哄,2人一来一往,妙语如珠,逗得全场大笑。

摄影大师李屏宾出任金马主席。

另外,中视国际大导演李安2017年从张艾嘉手中接下第7届金马主席职位,做了4年,26日宣布下届要交棒给享誉国际的电影摄影大师李屏宾,李屏宾日前刚自美返台、尚在自主健康管理,于电话中感谢大家的肯定,也自觉责任重大。

台北金马影展执行委员会主席一任两年,得连任一次,李安导演的主席任期自2018年2月开始,即将在明年初届满,功成身退;中华民国电影事业发展基金会25日召开董事会议,决定由电影摄影大师李屏宾接任,基金会董事长朱延平即去电李屏宾提出邀请。

李屏宾表示:“李安导演对金马执委会有很深厚的感情,几度认真跟我讨论接棒主席的可能,也谢谢电影基金会的肯定,这个责任很重,除了盛情难却,我觉得也该回馈培养我的地方。很荣幸有机会替电影界服务,我非常信赖金马团队的专业能力,请大家多多指教。”李屏宾至今已获得7座金马奖最佳摄影,也是此项目的纪录保持人,还在坎城影展与柏林影展获得个人奖。除了与侯孝贤、王家卫、王童、许鞍华、张艾嘉、姜文、谭家明等导演合作,触角也伸向国际,参与是枝裕和、陈英雄、吉尔布都等人的电影。对于提携新人也不遗馀力。2009年金马影展曾以他为焦点影人并出版专书“光影诗人李屏宾”,2016年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也为他举办专题影展,他也曾担任2016至2020年台北电影节主席。

李安表示:“金马奖的价值无可取代。我希望金马奖要继续保持公平、开放的精神,以及对电影人的热情、尊重。很感谢李屏宾接受请託,承担主席重任,他的电影成就在国际上有目共睹,在华语电影圈不仅人缘好,更备受敬重,加上对金马奖的瞭解与支持,一定能在既有的稳健基础上,带领金马执委会持续进步。以后只要有机会,我也一定会回来参与金马奖。”​

>>哪里追看?第58届台湾金马奖将在11月27日(周六)通过星和视界Hub都会台(Ch 111+Ch 825)现场直播(红地毯5.30pm-7pm,颁奖礼7pm-11.30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