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疫情,让他们的生活和工作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没有演戏/歌台的日子,他们在柔佛新山的直播台“相遇”。
当演员出身的姚彣隆(50岁),碰上歌台艺人郑盈盈(35岁),会有怎样的“笑”果?姚彣隆大赞郑盈盈会唱歌、搞笑、演戏,搞气氛是强项,对美食也很熟悉;郑盈盈则说,有了团队,“气势”也不同。2人直言:“双人搞笑,简单多了!”

直播碰上“奇葩” 一笑而过
UW:直播生涯中,有碰过什么“奇葩”的人或事吗?
彣隆:有些没有见过面的网友,留言好像跟你很熟,什么都“管”,还会教你这个、教你那个,很多意见。(如何回应?)如果人数不多,我们还是会回应,不过这些人的购买力还不错。我们的直播平台不是一个会跟网友抬杠的平台,走的是亲民路线,不适合“骂人”的模式,“卖鱼哥”王雷还真是一个“奇葩”直播主,哈哈!但坦白说,太“亲民”流量确实没那么高,但我们还是希望以比较有“形象”、正面的方式处理,有些商家也喜欢这样的方式。
盈盈:去年12月至今年2月,我意外跟一个“老千老板”成为合作伙伴。当时谈合作,说好有底薪(但不多),还有卖货抽成和分红股,她在吉隆坡的公司有办公室和员工,手上也有大品牌,所以我相信了她,怎么知道后来被拖欠薪酬,对方还提议以其他“补偿”,不过庆幸最后没有损失。后来经过多番打听,我才知道她早有前科,之前因为骗人投资一些项目,一度逃去外国。另一次就是跟臭豆帖有关,我有个卖臭豆帖很红,结果导致户口被hacked、被盗图,我还是通过粉丝咨询才知道,骗子卖的臭豆价格便宜了一半!我只好PM各大群主将对方拉黑,之后也在照片放watermark,同时发帖提醒大家“便宜莫贪”。

被酸而已,算什么“委屈”?
UW:直播时是否曾经感觉委屈?“强颜欢笑”的例子多吗?
彣隆:我是想做才会去做,不是“被逼”。像我投资开餐馆,也是因为想做、喜欢,所以我会亲自煮泡饭,不介意洗厕所。直播也是,除了是最流行的趋势,也想学习新技能,一来维持曝光率,二来训练口才。当然当看到人数下降时,心里会很“受伤”,但这也是一个学习的过程。不过最心酸是看到留言信箱里“琳琅满目”的留言,很多“开骂”的讯息,像没有达到客户的要求、太慢发货……由于信息流量很大,加上只有2个客服人员回复,难免拖长等候时间,有些甚至离谱到连送货员也骂,唉!当然也有令人开心的时候,有客户买了产品,尤其食物,会拍美美的照片share给我们。
盈盈:也不是说“委屈”,我还是非常感恩的,至少有机会赚钱,疫情期间很多人手停口停,至少我可以靠一张嘴养家糊口,很庆幸在不同的时期,遇到不同的贵人。我也在训练耐心。直播不需要耐心,客服相对需要更多耐心,做了直播,我才知道自己可以克服那么多“投诉”和“威胁”,哈哈!其实,“照顾”顾客比女儿困难,不过也因为我卖的产品比较简单,一场直播卖的东西不是太多,相对容易control。除了培养耐心,也要学会计算成本,有没有“赚头”?以前唱歌台,酬劳是以场数计算、唱多少拿多少,哪有那么麻烦?我花了一年时间调适、释怀,以前那么傲气,哪里需要道歉?

Text:李宛纹
Photos:Kevin Then
Wen Long make up:Jenny Then
Ying Ying make up:Chris beauty(IG @ chrisbeautymakeup)using foundation Lancome, eyshadow 3CE, lipstick Giorgio Armani
Ying Ying hair:The 90's hair studio

*欲知更多精彩内容,可翻阅优1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