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店隔离生活,是自得其乐,还是度日如年?疫情期间新台2地飞了好几次,庞蕾馨(38岁)在本地一个人隔离过2次(7天/14天),台北则隔离过3次,其中2次带着儿子Aden、女儿Avery在住家隔离,最近一次回去则是强制在酒店隔离。与本地不同的是,台湾可以选择要入住的隔离酒店。

台北入住的房间没有窗,唯一的小窗口就在厕所,庞蕾馨每天下午4、5点会在浴缸泡澡,“欣赏”一丝丝柔和的阳光。
出关前,会有检测巴士来为隔离者做最后的检测。

庞蕾馨8月底回台时,14天的酒店隔离花费4万5000台币(约2172新元),她选了位于西门町的精品旅馆。由于被安排入住一间没有窗口的房间,她每天只能躺在床上看电视,“后遗症”就是至今还在承受颈椎痛之苦!

“家里房间没有电视,我平常也很少看电视,心想可以趁隔离好好看个过瘾,怎么知道出关后才发现颈椎越来越痛,连转头也有问题,现在躺着转身就会感觉痛楚,中医说需要3个月时间康复。”

隔离期间每天躺在床上看电视的“后遗症”–颈椎痛,庞蕾馨目前每周看1至2次中医,针灸、推拿,也做西医复健治疗。

谈起难忘的隔离经历,庞蕾馨说,第一次隔离带着2个孩子,结果发现兄妹俩真的很吵,为了放松心情,她上网买酒,有一次“精神错乱”边喝酒、边视讯、边煮饭,加上骂小孩,结果不小心切伤手指,血流不止!

“我询问后获知只能够带一个小孩出去看医生,但我总不能把另一个单独留下来,所以最后是里长派人拿药给我自己处理伤口。另一次我还真的喝到醉茫茫,Aden说我抱着马桶吐!”

与2个孩子一起隔离、14天/24小时腻在一起,庞蕾馨的生活相当“多姿多彩”,为了放松心情,只好买酒喝!
Aden严重过敏,庞蕾馨的姐姐拿来除尘螨机“救援”,可是床垫和沙发的尘螨,怎么吸都吸不完!

她说自己喝醉不会发酒疯,反而会觉得开心,“第2次隔离只有我和女儿,女儿很乖,会一个人画画、看卡通,那次隔离我是完全滴酒不沾,2个人快乐过了2周。”

庞蕾馨大赞女儿很乖,在台北的第2次隔离,母女度过快乐的2周。

陈邦鋆10月18日回新工作,相信最快要明年才会回台。庞蕾馨说,如果从新加坡返台需要隔离,短期内应该不会带2个孩子回新,“隔离期间大人可以自己找乐子,小孩真的很可怜!”

在本地一个人的隔离生活,庞蕾馨通常起床后会做简单的伸展运动,然后准备食材、煮食、喝喝咖啡、吃吃小点心、做直播,轻松悠闲。

Text 李宛纹 Photos 艺人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