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在本地上映的港片《怒火》是一部让人看完之后,久久不能平静的电影。
甄子丹(58岁)的武打场面,是让人看得连呼吸也似乎会停下来地紧张。
同片搭档谢霆锋(40岁)的演技,是让人寒到入心的战栗。剧情更是极为贴地,香港人,甚至亚洲粉丝应该会看得极有共鸣。而最为人所知的,这是陈木胜导演(终年58岁)的遗作。

2人的结合
在看《怒火》之前没有什么特别期望,看完之后,感到这是几年来最好的一部港产警匪动作片。对除了是男主角,同时也是监制及动作导演的甄子丹来说,这更是枪火和拳头的结合。
“《怒火》这部戏,其实是陈木胜《冲锋队怒火街头》(1996年)的枪火,结合我甄子丹《杀破狼》(2005年)的拳头而成的结晶。”
以甄子丹的电影来说,枪战戏更是比以前多很多,非常有陈木胜的特色。
“这部戏是陈木胜结合甄子丹的2种风格,也不能说是特别多枪战戏,始终这是2个人的作品,也是一部警匪片,枪战必然是要放大一点、强烈多一点的。”
甄子丹说是特别和陈木胜合作,把枪战和拳脚冷兵器的对战,2种不同的动作结合有一起。
“这部戏中有很多很多回忆,是我们2人的结合。”
没想到电影还未上映,陈木胜就在去年8月23日因癌病离世。
问甄子丹对陈导印像最深刻的是什么?
“我永远记得他的笑容。” 甄子丹眼角微湿的说。

人生无常
没有人知道,究竟哪天会是最后一天,只能奋勇向前,做好眼前每件事。
“其实拍摄时,我们会互相交流关于动作的拍摄方式和结构,拍完之后正式开始剪片,每部电影都是大家坦诚合作之后的艺术品。我们的交流是这样的,他先剪一次给我看,我就给意见,或剪一些片段再给他看,以这样的模式合作,有时他剪完一场戏,他和剪接师就来我公司,我们一齐再剪接一天,制作一个新版本。”
甄子丹形容,2人就似是踢球一样,他踢来我又踢回去,中间甚至有一段时间2人根本没有见面,但仍然畅顺合作。
“直到很后期,他突然打电话给我,说他‘濑嘢’(90年代流行的口头禅. 意指做一件时出了错,或受骗了),那时我就知道大件事了,对于病情,他一直都很积极、很乐观,根本没有想到病情会这样严重,甚至最后会离开。”
其实去到一个后期阶段时,甄子丹还鼓励他,更介绍一些不同的治疗方法,让他去尝试。
“他也很积极去做,但到最后一次接到他的电话,已经是公司的人帮他打给我,说导演已经很严重。那知这边电话才收线,那边看新闻,就已经说导演走了。”
在6月13日于上海举行的电影发布会上,特别在现场留了一张空凳给陈导,让甄子丹和谢霆锋泣不成声。
甄子丹回忆陈木胜的最后一段时光。
“当时他做了好几次化疗,是非常痛的,但每次通电话,他还是继续说电影,说那场戏、那个镜头、那个点如何如何,他对电影的精神,值得我们去学习。”

谢霆锋Nicholas Tse
命运的际遇

传说中,谢霆锋拍动作片,向来绝少使用替身,当年拍2011年《新少林寺》时被劝阻也不听,凭一股恨劲猛冲。
也许当时年纪轻,到今日已经40岁,会否开始懂得“惜身”?

淡淡的哀愁
访问中每当提起已故陈导,谢霆锋都是难掩伤痛,虽未至于声泪俱下,但还是让人轻易感到那份永远失去的遗憾。
谢霆锋常说,自己19岁就跟陈导拍戏,一同做过很多离谱、变态、疯狂的拍摄场面,《怒火》是2人的第6部合作电影,也是最后一部。
“我们每一次合作,彼此都会把自己的极限推到一个新的高度,而且每一次都是不同的纹路,会一直转变,但同样会是精彩绝伦的演绎。”
从前到现在,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运和际遇,谢霆锋这20年来,是经历了各种转变,不论是现实生活还是演艺事业,都从一个“新人类”进化到一个新阶段。
“做人和拍戏都相似,也是要拳拳到肉,这是做演员的职责,我从出道时10几岁、到20岁、到30岁,到现在40岁,我都会用同样的方法。”
此所以谢霆锋每次拼命拍戏都从不害怕,特别是拍危险的动作戏。
“受伤其实是应该的,只要不会伤到不能继续拍就可以了。”
当你看过《怒火》中他的动作场面,就会明白谢霆锋的拼命,可不是说笑的。

Text+Photos:PBE Media

*欲知更多精彩内容,可翻阅《优1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