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Click Photos/TPG News

费玉清在菲哥家巷口的小店用餐之后,问老板多少钱?老板说:“120元”(100台币约4.3新元),费玉清起先以为算错帐,继而怀疑老板特别算他便宜,但后来吃了几次发现,真的就是100多元。

费玉清说:“我点了很多吔,有面,有小菜,还有烫青菜,总共也不过100多块钱。”当然,在一般餐厅吃饭这样的价钱是不可能的,但在台北的巷弄里,存在着许多小吃店,无论面饭,既能吃饱,消费也不多,这是以往费玉清不曾有过的体认,令他有感而发。

费玉清说:“以我现在的年纪加上生活状态,食量不大,一天一餐,就算200元好了,一个月6000块饭钱就够了,人说吃饭皇帝大,对我来说,其实也就不过如此。”

大家听得目瞪口呆,当然,小哥是特例,一般人不可能一天只吃一餐。更妙的是,费玉清不打麻将,但他喜欢“插花”,这是他生活的消遣之一,有一次,别人通霄麻将,他在旁边“插花”下来输了3万,天亮散局去吃早点,他与和音都点了豆浆烧饼,还外带两套,总共170元。

费玉清当下一惊,这么多早餐才170元,而插花一晚就输了3万!费玉清笑说:“现在看朋友打麻将也不插花了,人也可以很简单的活着,我现在过的就是这么简单的无欲望人生。”

娱音未了
Text:王祖寿
曾任台湾大报采访主任,树立娱乐新闻专业风评。目前在飞碟电台主持带状节目。多次担任金曲奖评审。也是台湾最具权威的乐评专栏作家。

以上专栏内容均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