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这么一个说法:20岁是最好的年华。
《优1周》(前身《优周刊》)今年欢庆创刊20周年,最美好的年华邀来最完美的组合 —— 新加坡天王林俊杰(40岁)和阿杜(48岁)一起共襄盛举。
2大歌王从当年的同门兄弟情进化到今日的“Power Bromance”,阿杜打趣形容他们这一路走来从“小鲜肉到男神”,无独有偶,逾20年的好交情也与本刊20周年 “Always With U”庆生口号不谋而合。
JJ和阿杜难得在2月20日(周六)合体上封面,唤回的,何止满满回忆杀,聊起那些年的奋斗血泪史时,JJ加码自曝超励志的菜鸟新兵“抢C位”生存记、退伍后曾当过阿杜助理小弟的往事。不说不知,2人当年同住台北宿舍时,大师兄首度爆发恐慌症,还是多亏小师弟及时送院急诊才脱险……
有一种神仙友情叫做,不常联系、不常见面,却依然深刻,他们的心中早已为彼此留下一个特别的位置,20年依旧Always With U。

20年前:菜鸟新兵“抢C位”生存记

林俊杰、阿杜作为《优1周》庆祝创刊20周年的封面大人物,自然不能免俗请他们 “对20的联想”题目聊起,这一聊,竟意外爆出林俊杰20年前的新兵小传,滔滔不绝开启自曝模式的本尊回忆起这段往事,只有4个字:不是“坚持到底”,而是“非常心酸”。

国民服役是每个新加坡少男必经的历程,20岁的林俊杰当然不例外。那时他已与海蝶音乐签约,准备退伍后发片,恩师许环良当年告诉他:军中生活其实就像娱乐圈,服役过程就当作是训练加考验,一个人学会如何在这复杂的环境脱颖而出。
我笑说,“脱颖而出”该不会像娱乐圈“抢C位”大战吧。

JJ招牌咪咪眼睁大好几倍:“真的是这样!那时我在武装部队文工团服役,当时不只是在锻炼基本功,发光发亮的前辈们唱歌跳舞演戏样样行,不管台上台下都要靠自己找到位置和价值。那时还是新人的我,最大的挑战就是如何把自己压到最低的状态。他们发现我会唱歌后,派我去做幕后代唱,前辈们在台上对嘴。这些前辈大多属于很会表演,但歌声比较一般的那种,况且我那时还没完成训练。那时我就告诉自己,总有一天要成为那个站在舞台上的人。”

历经一年半的魔鬼训练后,菜鸟新兵成功逆袭,故事迎来热血励志的结局。

“每个礼拜有个评估日,我除了要证明自己会跳舞,也要写策划提案,详细介绍自己所设计的表演项目、找谁来表演、服装如何设计等等,必须一一叙述想法,过关了才能表演。一年半后,我终于当上Vocal IC(演唱部门负责人)。

“行走的CD”如今身经百战临危不乱,多少靠当年的基本功练得够扎实,吃苦当吃补。以下这段表演,至今仍让他引以为傲。

“有次我们在台上表演Linkin Park的《In The End》,我是主唱之一,唱到‘ I had to fall to lose it all, but in the end it doesn’t even matter’这段副歌时,整个人太High踩空掉下舞台,我假装没事站起来唱,观众以为是表演的一部分,全场站起来欢呼鼓掌。这场表演后,所有人都对我另眼相看,觉得我好敬业。其实不管是军中生活还是在学校,这些经历都在教我们踏入社会后如何适应求存,要变好变强唯有不断训练自己,但不管怎样都不能改变初衷。”

看着JJ七情上面叙述新兵血泪史,阿杜在旁一直呵呵笑着,问他当年服役时有没有经历类似的辛酸史,他妙回:“我是炮兵,很Siong(辛苦难熬)的,他是抢着做,我们是抢着不要做,哈哈!”

20年后:那些你很冒险的梦

往事再美,做人,总得向前看。

我请他们想象一下20年后的自己,传说中的“林三岁”脸上闪过一丝惶恐:“60岁真的老了。”

“永远的大师兄”阿杜忙安抚:“我觉得你20年后还是那么有活力,也应该有小孩了,哈哈!至于我,20年后孩子都长大了。”

2016年结婚生子的阿杜,聊起5岁爱子幸福满满,话匣子大开。

“他很喜欢唱歌,表演欲很强,自己会胡乱Rap一通,还会叫我帮他拍Video。”

看来小阿杜长大后可以继承衣钵,阿杜有望当星爸,组个最强父子团也不错。

“呵呵,他喜欢的话可以啊!20年后,我头发应该掉很多、白很多。希望自己到时健健康康就好,没想那么多。”

JJ这时一脸认真表示阿杜终会找回摇滚的力量,阿杜诧异反问:“会吗?”

JJ解释:“以前我们一起跑宣传的时候,他就是个Rocker,现在把重心放在家庭上,比较享受宁静的生活,等孩子长大后就会回到属于自己的空间,那股摇滚力量会回来的,像Aerosmith一样。”

时间如果快转20年,68岁的阿杜说不定唤回摇滚魂,JJ则希望继续燃烧自由的灵魂。喜欢探索冒险的他有这么一个天马行空的画面:60岁还有足够精力的话,就去考个航海执照,当起船长环游世界。

“飞行需要计划,海可以飘着,不用一直安排行程,感觉比较自由。当然也有它的挑战,可能遇上风暴之类的,但这是我所向往的。”

林式退休生活看来规划得不错。

他大笑回“我一直想退休!”,但身为娱乐圈首席劳模之一的林俊杰岂能说退休就退休?“这10年可能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不单单只是做自己的事情,而是用影响力去做些什么,推动这个产业、流行文化,希望自己的音乐可以国际化,一步步解锁。”

听完JJ的雄心壮志,这阶段有子万事足的阿杜微笑重述:“我没想那么多,开心就好,也不会强求做很多事,像开演唱会之类的,一切会等疫情过后再重整。”

*欲知更多精彩内容,可翻阅《优1周

Text: 陈宝珠(特约记者)
Photography: Joel Low assisted by Alfie Pan
Styling: Lirong assisted by Kelly Hsu 
Creative Direction: Tony Law

JJ Hair: Ken Hong
JJ Make up: Zhou Aiyi (Makeup Entourage) using IT Cosmetics

Ado Hair: Jeric See / JERIC SALON@ION ORCHARD
Ado Make up: Peter Khor @peterkhormakeup using N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