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籍韩国的金银姬,26岁转换国籍,在新加坡落地生根,开创演艺事业、结婚生子,如今三代同堂,育有一儿一女、2个孙子。73岁的她,人生经历很多,足以拍成一部电视剧。
歌厅唱歌、电视台当演员,2017年离开新传媒,隔年在《红星大奖》挤进“10大最受欢迎女艺人”,创下历史纪录。30多年的演戏生涯,人称“金姐”的她,拥有开朗的个性,是个糊涂开心果,在圈内累积了好人缘。

2020年忧喜参半

去年3月扭到脚,拖拉3个月才康复,年底又伤了腰,骨头脱节、坐骨神经痛,“纠缠”了她2个月。难怪她会说,2021年只希望一切顺利,国泰民安。

金姐的2020年,忧喜参半,1月底还开开心心上完农历新年节目,没想到之后就休息了大半年,好不容易才等到《味之道》9月开工。

“新传媒分A、B组开工,SOP很严格,等了一年,我都还上不了《银色嘉年华》。今年新年要拜年很严格,我不想烦恼,叫他们(艺人朋友)自己安排时间表,我坐在家里等人上门就好了。”

金姐三代同堂,与儿子、媳妇、2个孙子同住(外加2个帮佣),她说,很多家庭因疫情无法一家团聚,疫情后,大家更要学习如何好好生活,更重要的是,人与人的相处,要有耐心。

金姐的丈夫从事买卖古董行业,2003年经历过SARS之后,17年后再碰上另一波“世纪大流行”COVID-19。她感叹:“老公和女儿不能同时上班,客人不敢来,老公业不敢去中国买货,要想办法顶着古董店,想卖房子也卖不掉。这次疫情拖很久,工人薪水照领,政府规定60岁以上的老年人不能出去,老公在家晃来晃去,我担心自己的‘前途’,担心得快得忧郁症了,结果我们还‘吵架’。”

金姐不久前“升级”演了一部英语电影,但是角色讲的是华语,让她大大松了一口气,“之前在《五零高手》唱英语歌,记歌词已经记到头晕,当然怕啦!每次我讲英语,大家都会给我鼓励(拍手),哈哈!”虽然只有短短5天的拍摄,但已经让金姐很开心。

年轻时在歌厅唱歌,人到中年开始演戏,金姐现在的心态,不是要大红大紫、赚大钱,最看重的是:精神寄托。

与狮城的缘分

金姐17岁离开韩国,去台湾找大姐和四姐,因为爱唱歌,参加了歌唱比赛,还拿了第2名。结果,她很快就找到经纪人,当上歌星,在歌厅巡回演唱。

“我没学过唱歌、跳舞,但还蛮有天分的,看人家怎么跳、怎么唱,自己很快就学会,还会编舞,从小也有韩国舞的底子。虽然华语不好,中视、华视、台视3个电视台我都上过。”

在新加坡50年,金姐清楚记得,她是在1971年3月来新,她的青春、大半辈子,都是在这里度过。当年,金姐先后应本地珍珠歌剧院和海燕歌剧院之邀登台,与沈殿霞、陈今珮、张帝、罗文、李亚萍等红星同台演唱。第一天来新,她就认识了老公。

开明家婆不管媳妇

金姐有2个孙子,小的2岁,大的6岁,今年上小学一年级。谈起孙子,金姐不忘分享孙子在学校闹的笑话。
“孙子拿了2块钱去上课,买了三明治吃,又买了面,才刚要吃面,就到时间上课了,还以为上小学跟幼稚园一样‘自由’。他不知道如何‘花钱’,可是又很开心可以‘花钱’,结果买了东西还欠auntie钱。最好笑的是,孙子穿了校裤不会解扣子,结果在学校尿裤子,不敢跟老师、同学说!尿湿的裤子怎么办?他还说‘很快就干了’,真的笑死我们了。回家后,我们马上教他练习如何解扣子。”
金姐坦言,年轻的时候很少陪孩子,晚年她改成陪孙子,但她笑说,自己只是“陪玩”,照顾小朋友的重任在媳妇身上,“媳妇比较严格,规定孙子周末只能看半小时电视,也不能碰手机。”可是,婆孙经常“串通”,大孙子会在她的房间偷吃糖,小孙子则会偷偷玩手机。

婆媳创业
金银姬与媳妇联手卖泡菜,Gold Kimchi主打泡菜、anchovy,最新产品是万能酱(可用来炒菜或做火锅汤底),价格介于$10至$20,满$45免费送货。公众可上网:http://www.goldkimchi.sg,或通过电话whatsapp+6588122949订购。

*欲知更多精彩内容,可翻阅《优1周

Text:李宛纹  Photos: Jane Fong@The Fat Farmer
Also add cover pho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