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恶灵恶灵。对地球人来说,百年疫情突袭,今年感觉停摆静滞又充满变数。像做了一场坠落深渊的梦醒来,时间都掉进了黑洞。2020,飞逝如梭却又好像没有发生过。这年可不可以不算数?
2021,第一个封面。几近60耳顺之年,陈之财(59岁,2月4日庆祝60岁生日)为我们露了6块腹肌。叫陈之财冻龄、不老又太俗套。男人的魅力源于自信和时间淬炼的笃定与睿智,尤其美图充斥的社媒真假难辨,他里肌分明的腹部线条,配上天生红润娃娃脸眼角的岁月笑痕,无需过度修饰,更显自然好看。
冠病疫情爆发,一向坐不定的之财停下脚步,沉淀下来。
父子兵团结健身,母女也成营养达人,一家子更亲密接触,学习融和共处。2020的危机让原本各自奔忙的大家,调整生活重心,珍惜疫情苦闷中掺杂的甘甜,困闭低潮当中,谁说不能细尝岁月静好?

4个月足不出户

疫情爆发后,政府颁布阻断措施,之财和家人当时整整3至4个月足不出户。他说,身为一家之主和2个孩子的爸爸,疫情来袭初始,他确实超级恐慌。
“因为我必须有一个方向,才能保护这个家。我做了很多资料收集,去翻查什么‘百年疫情’等相关资料。那个时候给我最大的感觉就是–恐慌。因为很多东西都未知,人们对未知的事物容易产生恐慌。我们当时不敢出门,不敢买东西,不敢触碰任何人等等,很恐惧。一家人就锁在家中,什么都没做,也没出门。”
坐困愁城,一家4口窝在小小的家中,让之财了解人必须有目标,否则容易在这样的非常时期陷入钻牛角尖。当时,儿子一熙(29岁)就开始鼓励他一起做运动,一家人也开始通过运动和养生,调理身心健康,慢慢找回生活的重心。
“其实刚开始的时候,我是蛮抗拒的,心想‘哎呀,都这把年纪了,离开娱乐圈了还做什么运动?’”后来父子天天坚持运动,把锻炼转化成生活习惯,训练变成常态,健康和身材也自然跟着显现。

一熙运动治愈顽疾

之财透露,父子俩各自身体累积了很多劳损伤痛。开始的时候是“修理”,因为之前身体累积了很多劳损病痛。一熙的神经线被挤压,加上肌肉劳损,去年一度背部疼痛到坐立难安颈项酸痛,走路佝偻如80岁老者,甚至影响到拍戏,让他非常懊恼,人也变得很沉郁。
之财心疼儿子的身体状况,说一熙成长期很长日子,被眼疾困扰,因此避免了当时很多男生都会参与体能活动如踢球等,也没真正当兵,因此体质相比许多同龄男生要来得“脆”。
“他(一熙)比较文弱,哈哈,但他眼疾带给他的痛苦只有他知道,哎。”
医生建议一熙吃药,但他坚信自己能通过运动调理好身体,最终证明自己没错。
“所以,阻断措施期间,就跟爸爸一起健身。我记得我小时候,考试只要及格,爸爸就会给我《七龙珠》漫画来鼓励我念书,也因此提升了我的中文程度,同时教导了我人生就是充满了无数的锻炼。所以到现在,我们才有了这个健身训练。”一熙现在做很多交叉训练(cross training),主要是平衡和机能训练。
“现在有运动之后,真的治愈了背痛的顽疾。以前我走路都很辛苦,连拍戏都不可以,现在已经完全没问题。”
2人有共同的健身教练,每星期根据父子俩的进度和状况,给予他们不同的指导,因此2人的锻炼程序并不雷同。
“运动讲求的是纪律,因为没有人监督你。尤其阻断措施期间,被封闭在一个地方,很多时候靠的是个人的意志力和价值观。我也看到有人是完全放纵的!其实,这种非常时期,个人的性格特色就会凸显,因为没有人可以包庇你。”之财说。

幕后花絮
拍摄2021年首个周刊封面的感受,之财说:“我觉得做人就好像锻炼身体一样,过程中会很疲惫,当然间中会出现不同的加油站,像这次这个封面就是一个加油站,他给你一个小小平台,我会给自己一个短期的目标,再拼多3个星期,多做100下仰卧起坐,到那个平台后休息一下!”
Text:钟雁龄(特约记者)
Photographer:Eric Er
Hair:Dave Teng of Hairfolio
Clothes:BRUNELLO CUCINELLI, H&M
Location:PURE Interi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