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岁的本地资深艺人陈美光11月8日因脑溢血过世,昨天设灵,丧礼以基督教仪式进行,明天(11月13日)出殡,灵柩移奉万礼火化场火化,之后陈美光将长眠于蔡厝港的怀念园(The Garden Of Remembrance)。

昨午灵堂开放给公众吊唁,傍晚开始一众圈中友人,包括陈澍城、黄佩如、陈建彬、张锦华、王昌黎与李雪环夫妇、蓝钦然、严丙量等都前往吊唁,而李南星、李铭顺与范文芳、沈炜竣和叶佩芬皆送上花圈向陈美光致意。

陈美光的灵堂布置简单但庄严,灵柩两边摆放了陈美光演艺生涯的剪报,另一边的电视机则播放她生前的演出精彩片段,陈美光嘹亮的声音布满整个灵堂。不过,灵堂照不是之前报道的美光姐的年轻照片,而是选了她生前在布道会上演唱时拍摄的照片,笑容可掬亲切。

陈美光将穿心爱的花裙入殓,灵堂照本来要选定年轻时的照片,可是照片像素太小,放大后不够清晰,儿子唯有另作选择。

美光姐的独生子黄毅接受媒体访问时解释,灵堂照原本选择了美光姐那张放在随身钱包里的照片,这也是她最喜爱的照片,可是负责丧礼的殡葬公司告诉他,照片像素太小,放大后不够清晰,他唯有另作选择。

“我只好选择母亲在一场布道会上演唱时所拍摄的照片,照片中的她笑容亲切、真挚、真诚,让人感受到她的喜悦。”

陈美光星期天(11月8日)逝世,问及为何昨天才设灵,黄毅解释:“最主要是因为母亲走得突然,我是独生子,需要时间筹备。” 他补充:“母亲之前一度回光返照,我们以为她没事,医生当时也说若她醒来,有可能变成植物人,所以我们就忙着找疗养院、看护等,怎么知道她却突然走了。我是独生子,得一手包办丧礼,因此需要多一点时间。”

黄毅也透露,自己原本打算按照母亲生前遗愿丧礼一切从简,但后来被劝服,决定为母亲举殡3天。

陈美光近年患上失智症,记忆力衰退,认不得人。黄毅说,母亲约2年多前患上失智症,记忆力也逐渐衰退,常会语无伦次,甚至认不得人,叫错人名, “除了吃药之外,医生也建议我们带她去做记忆治疗,可是她拒绝接受治疗。”

黄毅说,虽然不和母亲同住,但这些年常接她到自己的家住,母亲却始终怀念后港的老家。尽管如此,黄毅说他们之间的感情仍十分亲密。他感叹:“只是到了近年,她的失智症严重,有时候连我也认不出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