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恰恰债务缠身,让全家陷入愁云惨雾,日前发表不自杀声明,但若人生能重来一次,他叹:“我不想再当澎恰恰了。”

澎恰恰上《震震有词》节目,聊到他这一生的起伏,小时候妈妈一个人扶养4个小孩,为了省钱不敢看医生,半夜捂住嘴不敢咳嗽,就怕孩子担心,澎恰恰11岁那年开始工作负担家计,去保龄球场当球僮,每天工作到半夜1点才下班,一天工资10台币。在刻苦的环境长大,进了演艺圈后却能赚进大笔财富,他形容自己变得狂妄、自大,天下没事可以难得倒他,“但这次,真的难倒我了。”谈话间,他数度眼眶含泪,尤其是他觉得当澎恰恰太累了,再来一次,不想再成为澎恰恰。

拍电影筹资动脑筋跟地下钱庄借,结果钱愈滚愈大,最后滚成2.4亿台币大洞。他叹,这期间当然也有些投资、合作找上门,但就算签了约,也可以突然反悔,或收不到钱,今年3月还去借了上千万投资文创事业,因为相信朋友,没立下字据,最终都拿不回来,自己认赔。主持人谢震武以律师的身份建议澎恰恰:“以后任何工作,尽量都能有白纸黑字,最好还有律师在场,里面写清楚彼此的权利、义务,才能让案子进行无虞,就算发生在对岸,出了事都有机会透过法律途径把钱拿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