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月开始,在新加坡数位排行榜上,试听量最大,最能打的,就是她了–网络歌手任然《飞鸟和蝉》霸榜成为新加坡冠军,和Kpop、西洋巨星平分秋色。这确实是个意料之外的现象。新加坡的市场,本来就不怎么受“控制”,语言源流太多,文化多元性太强。近期除了《飞鸟和蝉》,一系列网络神曲《芒种》、《与我无关》、《嚣张》等,没完没了从朋友的车上红到鸡饭摊。我家附近鸡饭摊老板超爱
《芒种》,我是他的鸡饭粉丝,所以每天听。跟唱片公司的朋友聊天,对方都戏谑地说,好希望女歌手的新专辑有那么红哦。

《飞年和蝉》这一系列,为什么在新加坡这么红呢?根据试听量,创作人每个月会收到一笔不错的外汇。北京某经纪公司的朋友,好奇问我:那民谣、乐队的夏天、中国有嘻哈这些系列呢?很显然,在这不红啊。所以新加坡年轻人不是哈中国歌曲,而是哈其中这一小类。首先从文字意向来分析,中国摇滚教父汪峰的《北京北京》,照理说,新加坡观众已经看过许多歌唱节目重编翻唱的版本,但无论原唱还是翻唱,甚至是邓紫棋的版本都不红。不同文化背景,真的很难体会这种“北漂”的苦,在中国,却让台下几万北漂闻声落泪。黄明志看准市场写了《漂向北方》,

在YouTube爆红啊!可惜,作曲没有北漂基因,成了北漂不听的爆红北漂歌。
说回爆红的任然,继《飞鸟和蝉》,截稿时还霸占新加坡Spotify华语歌冠军。她和团队10月乘胜推出新单曲《刁钻》,和前作差不多的套路。这个套路,本地音乐人最不陌生了,没记错的话,十几年前黄韵仁老师在东海岸公园骑脚踏车,受到车轮转动的启发写了蔡健雅的《无底洞》,旋律方面,很多神曲都是这个套路。当然,要写出一首神曲,歌词要花大力气,动动脑筋。

TEXT UFM100.3 DJ 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