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不成“男神”只能当“SUPERDAD”,王沺裁(51岁)笑说至少年轻时当过“偶像”也不错!

吃货会吃不会煮

话说,《男神不败》是王沺裁的“最后一部戏”,拍完这部戏,他就要去“浪迹天涯”了,不料碰上COVID-19疫情,“害”他只能乖乖待在新加坡,非常无奈。 他感叹:“在家的日子很难过,没地方去,第一,最怕就是打发时间,第二,明明自己已经‘崩溃’,还要想着如何鼓励大家!‘解封’后,就算在外用餐,吃完也不能一直坐着聊天,只能回家。”

王沺裁在网上卖榴莲美食,还得帮忙送货,最近刚成为榴莲月饼代言人。

坐不住的他,为了让自己忙一些,6月份开始在网上卖东西,最初是榴莲,再来有榴莲蛋糕、muaci,现在还有榴莲月饼,做着做着就变成代言人。 “如果再不做一点东西,人生真的很没意义。” 接下来,他和团队会研发一些健康好吃方便的食物,如:猪骨汤,主要还是以“吃”为主。他笑说:“因为我是吃货嘛!”他还跟厨师友人偷师学做烧肉。

跟厨师友人偷师学做烧肉,“王大厨”有模有样。

王沺裁自认很会吃,但是不怎么会煮,“第一在厨房很热,第二很耗时间,不过我会去‘偷’人家的食谱,我讲很厉害,但没什么实践经验,动口不动手,哈哈!” 他说,在社交媒体po文卖东西比较随意、没压力,直播开卖压力很大。但其实他对“卖东西”一点也不陌生,大概20年前,他也摆过地摊卖灯,“我想走入大家的生活。到了现在这把年纪,希望卖的是自己吃过、用过、穿过的东西,而不是随便去卖。”

Sopheak’s Friendship School成立8年,有500多位年龄5至16、17岁的学生,很多毕业已经找到工作。疫情肆虐这段期间,虽然偏远乡村没有确诊病例,但为确保大家的安全,也响应政府的呼吁,暂时关闭2个月。

预先为学校筹款

王沺裁在柬埔寨长期资助的Sopheak’s Friendship School,目前已筹了1年多的经费,预计可以维持到明年底。

“本来现在已经是我背包出国的时候了,要去马来西亚、泰国、台湾、中国、日本,大概花个1年到1年半,所以我之前已经预先为学校筹款了(慈善晚会+网上义卖精油/茶包),如今哪里都去不了,只好过一过新加坡平民的生活,最重要是过好每一天。”

反正在新加坡,记者问他会不会“勤劳”一点再接戏?他笑说:“不会啦,都说是最后一部了!计划被打乱,目前暂时休息、不拍戏,希望疫苗赶快面世,如果不需要隔离,我会马上出国!”看来,现在的王沺裁应该恨不得拥有《男神不败》里的瞬间移动和穿越超能力!

蔡琦慧从小视王沺裁为偶像,如今在《男神不败》成为他“最后一个女人”。

他说自己喜欢拍戏,但是没得挑,也没权利挑,怕被说“吊起来卖”,“我会在自己的能力和经验范围内做到最好,好剧本可遇不可求,我希望能拍一些有共鸣的戏。我想写故事、不想写剧本,凡事都有一体两面,人性也是,像《我们与恶的距离》,我喜欢这样的故事。”

王沺裁庆幸周围的朋友、家人愿意接受“无所事事”的自己,他自认抗压能力不强,所以不喜欢太多工作和压力,不过拍戏的时候,他是绝对认真。由于不喜欢一年365天都要拍戏的生活,他在过去10年开始减产,一年只拍1、2部剧,收入也足以生活。

由于柬埔寨的学校资金已足够,王沺裁将Project.C额外一笔$1850资源转为帮助本地的弱势群体(智障人士收容所,Mindsville@Napiri)。

“隔壁老王”系列

王沺裁的最新计划是拍摄3分钟短视频“隔壁老王”系列,分享自己的生活大小事,也想趁机学习新事物、新科技,如:Telegram、Go-Pro。 “唉,其实我不喜欢zoom来zoom去,刚才记者会怎么unmute都不知道,之前CB期间zoom过2次,不过早就已经忘光光!”

有趣的是,王沺裁在《男神不败》中是个“SUPERDAD”,戏外他觉得自己“最SUPER”之处就是“记忆力差”!他解释:“常常会看到别人不开心,但我自己很快就忘了,感觉每天过得无忧无虑!” 记者好奇问他什么时候开始觉得自己“记忆力差”?他回说大概在10年前,朋友开始说他总是丢三落四,不是遗失手机,就是钱包。 “哎呀,事情过了就过了,日子过得随性一点,人会开心一点。”

现今娱乐圈流行“小鲜肉”、“男神”,王沺裁说以前的年代只有“偶像”,没有“男神”,直言:“这个名词出来的时候,我的年纪已经偏大了一点,哈哈,搭不上这班车!不过至少我年轻时当过偶像也不错!哈哈!”

>>《男神不败》每逢周一至五9pm,8频道播出。

Text 李宛纹 Photos 艺人提供+新传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