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霈颖8月3日猝逝,大体今天(14日)上午10点开始盥洗与SPA,并经由专业老师先上底妆,再由Makiyo上妆。Makiyo在净身到二殡为罗姐大体上妆前,她透露压力甚大,罗姐生前化妆师还特别叮嘱她:“罗姐很在意她眉毛,妈妈有纹眉比较好画,但罗姐没有,要边看边画,别太华丽,但一定要漂亮,她正在做spa,做完帮她画。”

Makiyo拿出罗姐化妆师给她的化妆包,里面装满罗常用的品牌,她透露妆容选用走夏秋橘色系,假睫毛会一根根帮罗姐种,唇蜜则是用橘粉色,“化妆师交代,罗姐浏海最重要,她皮肤太白,不适合用大红。”为此,她还特别带了卷发器跟卷梳。

Makiyo特别提到,罗姐生前有个御用化妆师,化妆师怕帮罗姐大体化妆时情绪控制不住泪崩,友人特别掷筊问罗姐可否请Makiyo代画,结果一次就圣杯。她笑说:“罗姐生性真的很恐怖,但罗姐真的很疼我啦,罗姐对我来说是比较特别的长辈,妈妈画就没关系,自己也会画,帮别人画会比较认真一点。”

于美人

于美人则表示,罗霈颖的遗容安详,很意外有一点笑容,非常好上妆,连殡葬业者也很惊讶很少仪容会这样,她应该是得到很大放心。告别式前先进行满七仪式,于美人表示:“台湾民俗里面明天告别式,今天刚好满七日子,做了第二巡意思,晚上会纸扎、库钱全烧给她,明天告别式家祭、公祭,希望大家来送别,让她风风光光送她走,她也喜欢热闹,之后会到二殡火化,下午到桃园入塔,后事告一段落,谢谢媒体。”

于美人也说对罗霈颖真正的思念从8月16日开始,“我们再也不能为她做任何事,赶这几天多摺纸钱,做一些事情让她圆满。”她跟Makiyo一起受访,感叹表示:“妳说人死后有没有灵魂这件事,我们经历这些过程,我们觉得是有的,灵魂不是玄学,也不是一个灵异故事,而是我们跟她的感应,尽可能感应她的心情,好像也都没有做错。”Makiyo帮忙上妆,她说:“罗姐皮肤非常好,很好上妆,很漂亮,好像要跳出来一样,SPA的人也说皮肤很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