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也是星二代。寇家瑞是台湾资深演员寇世勋之子,2008年因拍摄《光阴的故事》而广为人知,而寇家瑞的表演方式,给予观众一种细腻、内敛的感觉。随着《小娘惹》和《大侠霍元甲》2部剧先后播出,“南洋少爷”最近有点忙。

文化差异落差

寇家瑞凭借中国版《小娘惹》中智商、情商在线,深情又孝顺的“陈锡”,实力圈粉。他觉得有来自各地优秀的演员齐聚一堂、一起挑战这部戏,既是难题也是特色点,“各地文化差异和对于戏的感受和理解会有落差,导演也有自己想法。综合来讲,在拍摄过程中可能比前一版更有难度。拍摄现场经常要立即作调整和沟通,把大家的频率调到在同一条线上,看起来才能和谐。”

开播后,剧集获得不错的评价,他表示当初拍摄时,心里不担心,倒是觉得既意外也欣慰。 “一路走来,入行时间不短。很巧合,《小娘惹》原版是2008年,那年我也刚出道。从那时候到现在超过12年,经历了很多不顺心,很多历练,走到今天,遇到《小娘惹》这部戏,感觉在心态上更成熟,也成长了。很欣慰自己没有怕被比较从而影响到自己的工作。”

他直言,5年前的自己,总是想很多,也担心公众的批评,唯在这2、3年已经放下,“表演永远没有100分,自己还有太多不足和需要学习的地方。每一个演员都不断在坚持努力,自己也会重复看演完的戏,会去考核,挑自己的毛病,下次有进步就好。希望自己的进步能够慢慢被看到,这个才是我比较在意的。”

《小娘惹》

与祖母感情好

《小娘惹》参与者多数是中国演员,台湾部分只有寇家瑞和邱凯伟“相依为命”。他说:“‘刘一刀’的饰演者(牛北壬)以前和我同一家经纪公司,在别的戏里有合作过。邱凯伟在这部戏演我的小叔,之前有一部戏我演他的上一代,但是没有对到戏,这次借着《小娘惹》有近一步接触。”

寇家瑞说,他对和向云在戏里的互动印象深刻,觉得是自己成长过程的一个投射。 “我和现实生活中的祖母感情很好,她带过我,现在年纪大身体不好了。我本身是很重感情的人,借着《小娘惹》的戏与向云姐的互动,回忆了小时候的成长阶段。我们对戏时虽然没什么台词对白,但是演戏的时候很有感觉。向云姐很用心,对戏时的一些小动作,比如握着我的手,当下我就能马上能感受到家庭的温情,这个很不容易。对于演员这份工作,不是每一个人都愿意打开心房,尤其是释放到能让对方感受到,所以我对这个感受很深。拍完戏也会自然和向云姐互相拥抱,给彼此温暖。”

心里的苦更难

艺人是吃苦的行业,对寇家瑞而言,身体的苦不是苦,反而是心里的苦更难,“心理上的孤寂感、寂寞感,经常要熬上几年甚至几十年。而且生活一点一滴中必须对自我有要求,生活作息、饮食,维持好的外形状态,这样的要求必须坚持好几年,生活要过得简单,其实挑战性很高,心理素质要很好,才能撑过来,不是做这个行业的可能无法体会。外面的人不一定能理解你,一个人凭着一股傻劲拼命坚持,这个是蛮苦的。”

寇家瑞在台湾很低调,对于自己“适不适合娱乐圈”,他坦言有适合也有不适合,适合可能是自己的个性、特质和成长背景,促成了今天走上演员这条路;不适合的部分,其实他是一个个性比较压抑的人。

“我比较被动,私底下不会主动邀约朋友。平常自己一个人居多,就健身、运动等。我觉得自己一个人比较能够专心,能和自己进行对话,也享受这种状态。以现在网络的发展来看,这样的性格变成了缺点,因为我不太会社交,这2年逼着自己去社交,学会表达。因为家庭原因,和父亲之间不太敢说,表达能力不是很好,加上自己是个被动的人,很多东西自己往心里藏。后来慢慢因为工作有很多访谈,这些就变成思维逻辑、结构等的训练。”

《大侠霍元甲》剧照

依赖运动

毕业自台北市立体育学院球类运动学系的寇家瑞,以前有2个梦想,一是当职业篮球选手,另一个是当演员。

“以前大学时是球员,后来膝盖受伤,前十字韧带撕裂,改往教练方向发展,考了体育相关的执照,还有篮球裁判的执照。” 刚入行的前2年,他还在当教练,后来觉得演员的工作更为重要,才放弃篮球。

“生活中3天不运动,我就会觉得自己生病,必须要流汗,对我来说运动是很重要的。运动时可以感觉心理在代谢,负面情绪随汗一起排掉,脑袋放空,心情也会变好。最近因为疫情没有工作,更依赖运动,不过比较少打篮球,有时候自己练习一下,不敢和别人比赛,怕受伤。”

寇家瑞2014年开始接拍中国剧,今年有《小娘惹》和《大侠霍元甲》2部剧先后播出,巧的是角色都是“南洋归来,家境富足”的背景,前者是温文尔雅的月娘“守护小天使”,后者则变身霍元甲的徒弟,有不少武打镜头。

另一方面,寇家瑞将参与《灵魂摆渡.南洋传说》,预计9月底、10月初抵达柔佛新山加入剧组。他于2014年曾参演《灵魂摆渡》网络版首季,这次相隔6年,可说是“再续前缘”。

>>观众可通过iQ.com/iQIYI app观赏中国版《小娘惹》全剧;《大侠霍元甲》则是每天更新2集。

Text 李宛纹@电邮专访 Photos 长信传媒+爱奇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