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宝宝3月告别香港,移民苏格兰,转眼间7月又回来了,为的是拍电影。他自言戏瘾大,完成14天隔离后,已正式开工,他带记者重访成长地庙街一带,顺便买些药物和衣服。其实他是土生土长香港人,不单广东话及俗语非常流利,看他的社交媒体,中文和英文都写得很好,他的兄长姐妹早已移民加拿大及英国,唯独他原本打算继续留港撑港,怎知7年前为嫁来香港20多年的太太申请特区护照被拒,他决定全家移民英国。

“家人是我的致命弱点,有人对我的家人不好,烧到过来我会出声。”乔宝宝分享移民英国的经验,愈北部的房价愈值得买,他只花了200万港元就买了4000尺大房子,谋生方面,他经营餐馆,一万港元租到一万尺铺位,也买房子放租。

不过乔宝宝怎会舍得完全放弃香港?他说:“香港始终是我的家。”80年代香港移民潮时出现新人种,叫做“太空人”,乔宝宝是新一代太空人,注定两边飞。庙街是乔宝宝经常流连的地方,他指着一间卖假发的店说:“我参加《残酷一叮》的假发就是在这里买的。父亲一早已替我们申请英国护照,我家人早已移民,大姐去了英国,大哥和二姐去了温哥华,妹妹去了苏格兰,我原本打算紧守岗位,香港是我家,我在香港土生土长,留在香港,我不相信香港有什么大变化,直至2013年,帮太太申请特区护照被拒后,我觉得要为老婆拿个国籍身份,决定移民苏格兰。”

他认为2013年是自己事业高峰期,在TVB剧《冲呀!瘦薪兵团》当3个主角之一,第一次有南亚裔艺人唱主题曲,“去到最高,可是之后跌到落谷底,由苏格兰返港后,工作量减少了,有少许政治因素影响,可能因为我公开批评过政府,我以前赚外快的登台有八成是政府机构的表演,任何政府机构甚至是渠务署都请我表演,回来之后减少了七成,不多不少有影响。”

至于在无线,他觉得也是愈来愈少机会,原因不明,“其他电视台开台,我以为多了机会,怎知没有,我算是勤力,也不挑工作,不论什么角色,客串、没对白的,我也愿意做,我4、5年前反映过,公司每次只说‘会留意’,结果一年只有一部剧,其他综艺节目也很少找我,只有王心慰监制愿意用我,她最关顾我。” 他回想2006至2007年拍《高朋满座》和其他剧集时,一星期只回家3天,其余4天留在TVB过夜,别人觉得他辛苦,他很高兴工作多,深信勤力就有回报,误打误撞入了娱乐圈,放弃惩教署那份铁饭碗工作,铁饭碗的好处是稳定,但娱乐圈可以靠勤力捱出更阔的天空,他觉得适合自己。

2005年参加《残酷一叮》,乔宝宝把胸毛剃成“TVB”字样,非常出位。 

事业经历过高峰期,他说最风光时一年赚100万,现在回落了,也是靠“勤力”这个座右铭捱下去。 “我今年50岁,希望可以做到60岁退休,存一笔钱给家人,希望在未来10年、8年勤力再存多点,有工就开,英国香港两边飞。” 乔宝宝称太太做“乔嫂嫂”,他当太空人,没工作就留在苏格兰陪老婆,“太太明白的,她月尾就有个温馨提示来电‘到时间出粮咯’。她是典型的家庭主妇,喜欢留在家里,要居住的地方很大,她未嫁我之前,在印度家境不俗,父亲是大地主,她是独女。”

他19岁娶老婆,跟随印度传统由父母安排盲婚哑嫁,“印度人结婚由女家出钱,我老妈子的算盘打得好响,太太嫁我时带来嫁妆20多万,我只带了件西装和牙刷过去,跟着一箱二箱回来。我娶老婆前未见过她,只看过照片,去到结完婚才知印度沙龙摄影技术那么出色,但已行礼,只得面对现实。”现在印度仍有一半人盲婚哑嫁,他觉得这种传统婚姻的离婚率最低,在他这一代行得通。

“印度女孩子很乖、很听话,很容易知足。她最初嫁来香港最不习惯的是房子很小,在印度的家足球场那么大。嫁我时是大学2年级学生,比我大几年,我在她面前像个大小孩,我们慢慢培养感情,虽然她要带嫁妆而来,但我会照顾她下半生。我替她申请护照被拒时,她叫我不要吵,她是不喜欢吵架的人,当时她有责备我,但我觉得如果我老婆被人欺负也不出声,我还是个男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