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修边幅、蓬头垢面,刘德华在电影《失孤》里,再次为艺术牺牲,更投入了百分百的热忱。
去年一部《亲爱的》赚足观众热泪的同时,拯救“拐卖儿童”的话题也引起了大家的广泛关注。今年,电影《失孤》再次聚焦在这个话题上。其实在电影开拍初期、选定刘德华为男主角时就备受瞩目,外形帅气的华仔如何变成潦倒的爸爸,难免让人心存怀疑。

UW:《失孤》里被打耳光、落水、流落街头,在选择角色、演戏这个环节,是否完全不计较形象?而在唱片、演唱会则一定要有形象、好看,当歌迷的百分百偶像?

Andy:《失孤》里的“雷泽宽”不是蛮讨好吗?在电影里我会考虑的形象问题不在外表,在《瘦身男女》里我演的胖子都不是用外表耍帅吧,也是我很喜欢的电影。
形象上我反而须要考虑我演的人物角色会不会带给观众不好的影响。我在《暗战》里演的是杀手,当中本来有一场戏是我诱导一个小朋友吃下一杯有毒的冰淇淋,把孩子毒杀,都拍了,但杜琪峰导演看了毛片后,认为观众看到刘德华做这种事会有不好的影响,所以删了,我觉得杜导是对的。刘德华是可以演坏人,但角色最终要得到惩罚,所以大部份要死。我可以演不帅的,更何况在《失孤》里,我觉得“雷泽宽”很帅啊, 一个父亲为了孩子这样坚持,他也是帅在灵魂的。
至于唱片、演唱会里的刘德华会配合主题,大部份也在表达自己,我就试过演唱会里穿着睡衣跑来跑去,不是为了漂亮,但很爽啊。

UW:《失孤》里有很多骑电单车的镜头,骑车技术如何?NG?

Andy:我是不懂骑电单车的,这次对我来说特别难,因为它跟香港电单车的入档方向是相反的。拍摄时当然试过NG,也摔过,但NG不算很多,因为不容许,很多镜头都是在闹市路上拍的,为免拍摄惹人围观,很多镜头都必须一次过完成,所以特别难,除了我自己,每位工作人员也要很配合,所以要谢谢他们。

UW:最难忘的一个镜头?

Andy:很多镜头都很难忘,大家或者会选我在渔排上被打那一幕,而我拍跟和尚大师在竹棚下对话那一场也很触动。这角色在大部份时候其实都很平静,已经找了十五年了,什么人、各式各样的情况都遇过,途人会为了他应不应该继续找而争论,他自己反而是淡淡的,找的结果很渺茫,他自己知道的,但找,才觉得对得起儿子,才有当父亲的感觉,所以他坚持。但当他在问大师时,是这个人很难得有的宣泄,他没有期望大师能给他答案,只是习惯压抑的情绪来一次发泄。

刘德华与井柏然

[stextbox id=”profile”]由刘德华、井柏然主演的《失孤》,3月26日起全岛上映。[/stextbox]
[stextbox id=”tip”]Text/李秀文  Photo/Shaw
更多精彩内容,请购买第485期《优1周》。[/stextbo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