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传媒相隔近15年再拍古装剧,《我的女侠罗明依》一拍就是6个月,历经种种波折,基于COVID-19疫情,导致场景租借出状况,剧集延迟杀青,因此延播2个月。

本期封面4人当中,除了戚玉武,徐彬、黄思恬和雅慧都是“古装初体验”。坦白说,在时装剧置入穿越情节的电视剧,屡见不鲜,但或许就是因为这一次“排除万难”的难能可贵,让大伙的内心额外热血,一切再辛苦,也都值得。

戚玉武 拔刀相助

1999年出道,戚玉武(44岁)入行的第一部戏,演的就是古装剧,当时他在《陆小凤之决战前后》饰演“司空摘星”。虽然之后也接触过年代剧(《何日军再来》、《小娘惹》),但与古装的缘分,只能在电影结缘。

古装戏成本太高
《我的女侠罗明依》去年10月开镜,4月杀青,前后拍了半年,波折重重。戚玉武感概说:“我在新加坡拍戏20年,这部戏从开始到杀青,只能说是‘很不容易’的一部戏。首先,公司其实是不需要拍这部戏的,大可继续拍回大家熟悉的剧种,驾轻就熟。要拍古装,就得找回一批会做古装的人,我们跑去横店拍戏,这是一个大家都很陌生的地方,要与新的工作人员合作,很多事情都无法掌握,根本是拿石头砸自己的脚。老板看到支票上面的数字,签名都会手软,因为古装成本真的很高。”

黄思恬 正义联盟

大半年没拍戏,《我的女侠罗明依》是黄思恬(26岁)继去年中发生暧昧简讯事件后的“洗白”之作,她感谢监制和工作人员的信任,“坦白说,我自己并没有那么信任自己。”

拍打戏是全身运动
黄思恬扮演的女主角“罗明依”人如其名是个女侠,不过个性与古代柔弱女子不同,志向是行走江湖探险。横店戏份多,大伙常常都是清晨起床化妆、出外景,女侠自然有不少武打动作、吊钢丝戏份。

“拍戏的时候我很少运动,偏偏拍打戏是全身运动,我的骨头、肌肉无法负荷,每次拍打斗戏的隔天最辛苦,全身肌肉痛,天气又冷,要大概3、4天才能慢慢恢复。”

徐彬 苦中作乐

徐彬(31岁)在明朝饰演名医“李时珍”,扮老得黏上假胡子、学习针灸手势,还在沦为囚犯时被虐待,现代则是名医的后人“李济世”,患有焦虑症,2个不同的角色,个性上有非常大的落差。

抱着剧本睡觉
徐彬说,整个拍摄过程很苦、很赶,不过也是乐趣,难得的回忆,有苦有乐。
由于明朝的戏份有很多医药台词,徐彬每晚回房总是感到压力重重,晚上抱着剧本睡觉,隔天懵懵懂懂去拍戏,“剧本有很多中药名词、穴位,所以要花很多时间准备。”而来到现代的戏份,徐彬也很“惨”,有不少情绪高低起伏的镜头,不过因为现代融入了一些搞笑情节,角色变化更多一些。但对他而言,这是一种跨越性的突破。

雅慧 悠哉闲哉

首次挑战聋哑角色,雅慧(33岁)感觉好像“中彩票”般开心,唯一的遗憾是无法一尝吊钢丝飞上天的滋味。

外人帮忙“接鼻涕”
雅慧在剧中扮演宫女,她说最苦是衣服穿得很单薄,最难忘是与徐彬拍一场牢房的戏,当时清晨5点多,天气零下2、3度,她穿着打底卫生衣现场换装,当下只觉得“冷到最高点”!她说:“必须有热风机摆在我面前,才敢换衣。最深刻的是我的双手被铐,我和徐彬一直流鼻涕,我想这是除了婴儿时期,我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让外人帮我‘接鼻涕’,真的很不好意思,当下真的感觉很无助,瞬间也让我感受到那些老人家的痛苦,理解到他们为什么生病了不想拖累别人……”

(Text 李宛纹    Photos Eric Chun+新传媒)
哪里追看?
《我的女侠罗明依》每逢周一至五9pm,8频道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