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主持《极速前进中国版》的本地型男艺人吴振天,10年前进军中国市场,近年时不时为工作飞中国,最近他接到新节目的工作邀约,花了近一个月办妥商务签证之后,周四(7月2日)下午终于得以飞上海,由樟宜机场第3乘客大厦登机口登机、飞抵上海接受安检、检疫到隔离过程于Instagram全记录,他预计在中国逗留至8月底。

虽然中国疫情暂缓,防疫工作方面仍未掉以轻心,吴振天接受《联合晚报》电话访问时说,一抵达上海浦东机场即见多位工作人员帮忙疏导乘客,除了必须接受核酸检测、量体温等检疫,他也必须填写多张表格、用微信扫二维码等办理一些手续,之后在有关单位安排之下上了一辆旅游巴士,直接送往被隔离的酒店。尽管检疫通关过程耗时繁琐,但吴振天说:“看中国如何抗疫,他们做得非常好,尤其这么大的国家,还能做得这么仔细严格。”

他用了近一个月办理商务签证,是在飞上海的当天早上才领到签证,“非常临时,我原本觉得这一周应该飞不了了。其实前几个月已经在安排档期,本来是上个月飞过去的。”由于疫情期间航班减少、直飞上海的新航与东方航空一周各只有一次航班,他原以为要转机好几次才能到达目的地,感恩邀请单位临时买到东方航空飞上海的机票,据悉还是最后一个座位。他说,周四下午到樟宜机场时,只见他所乘搭的东方航空一个航班即将起飞,排队准备登机时,他见许多乘客临时买了防护衣和面具,临登机前穿上,他自己只戴着口罩。

飞抵上海之后,所有乘客在多名地勤工作人员疏导下,前往接受检疫和通关。吴振天说:“只有我们一个航班,但他们出动了很多名工作人员疏导。我们必须到多个站报到,要填写很多表格,还要有微信、扫二维码,体温也量了几次,也要接受核酸检测,做检疫真的很难受,不过每一个人都要做。”一关过完再排队,再过一关,他表示,从飞抵上海、过关和接受检疫到抵达酒店,过程用了约3小时。 所有乘客在领取行李之后,在安排下分批乘搭几辆旅游巴士,直达接受隔离的几间酒店。

他透露,目前下榻位于虹桥机场附近的一家酒店,直言酒店虽然“很basic(基本)”,但比自己想象中更好。他指出,酒店人员并没有给予他们房卡,是不希望他们离开房间,“还听说若房门打开得太久,隔离必须多加一天,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就很严格。” 一般人必须承担隔离费用,吴振天的酒店隔离费用则由邀请方支付;他入住的酒店每晚258人民币(约51新元),3餐餐饮费90人民币(约18新元),为了减少与外界接触不允许叫外卖。

隔离期间,他每天必须量2次体温和填写记录登记表,登记表需完成事项包括上下午开窗1小时、如厕前在马桶投放消毒片等。 隔离期间如何消磨时间?吴振天感恩酒店房内设无线热点,能链接上网追剧。此外,最近他担任企业集团Bellagraph Nova Group的全球媒体公关,表示这阵子刚好有时间做准备工作,另外当然也会继续运动、筹备新节目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