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文华酒店在1971年11月开门迎客,但整个建筑项目要到1973年才全部完工。40层楼巍峨耸立,是当时新加坡最大规模旅馆建筑,也是著名地标。当然,文华酒店已成为历史,酒店易主后在今年(2022)2月改名乌节希尔顿酒店。(注:因版权关系,如果转载照片,记得注明来处。)

文华酒店外观。摄于1987年4月10日。(图片:SPH Media)
文华酒店的南翼大厦在盖建中。摄于1979年11月6日。(图片:SPH Media)
文华酒店外观。摄于1975年8月21日。当时南翼大厦还没有建起来。(图片:SPH Media)

很是怀念以前的文华酒店( Mandarin Orchard Singapore)。
今年4月4日与好友Andrew 到酒店与老朋友刘殿雄师傅见面,文华酒店已在2月变身乌节希尔顿酒店(Hilton Singapore Orchard)。
坐在5楼全新的“话匣子”(Chatterbox)咖啡厅品尝着师傅准备的精致菜色,尤其是在酒店卖了51年扬名海外的海南鸡饭,我不禁想起很多往事,想起进入职场以后与文华的缘分。
30年记者生涯,我与新加坡大大小小的酒店打交道,对文华的印象和感情特别不一样,这里有很多我尊敬的人,很多真挚的老朋友,例如酒店总经理Alfred Lien、市场部的两位Shirley大姐、宴会厅部的Dennis 和 Danny,还有公关部的Angela Sng、 Julie Chai、Justina、Belinda等等,当年也因为这种机遇,我差一点加入上海锦沧文华大酒店。

酒店以海南鸡饭闻名的“话匣子”(Chatterbox)咖啡厅。图片摄于1980年8月20日。(图片:SPH Media)
酒店最顶端39楼碟形塔内的旋转西餐厅Top of The M。图片摄于1976年12月19日。(图片:SPH Media)

酒店餐饮处

过去新加坡的餐馆不像现在那么多,对吃讲究的人一般会选择到酒店去。文华酒店有各种不同特色的餐馆,每一家的主题都不一样,各自精彩。

以前“话匣子”在酒店大门(南翼大厦)入口左侧,我在这里吃过无数次的海南鸡饭,多数与台湾歌星一起吃,当年唱片公司的很多记者会或采访都安排在这里。酒店从一开始在1971年推出鸡饭,当年每份售价3元5角,今天已经要卖到25元,这主意出自德国厨师比得·歌尔曼(Peter Gehrmann),他不是胆识过人,就是有远见。
也忘不了酒店最顶端39楼碟形塔内的旋转西餐厅Top of The M,餐厅有两个很夸张的安置在地上的笨重望远镜,可以观赏到南部的海上风光,像Top of The M这类旋转餐厅过去有好几个(例如百龄麦旋转酒楼 Prima Tower),现在只剩下哥烈码头(Collyer Quay)华联企业大楼(OUE Tower)的同乐私房菜(Tong Le Private Dining)。旋转餐厅往下走一层有一个酒廊,叫“观景酒廊”(Observation Lounge),在傍晚可以一边喝酒一边欣赏美丽的夕阳。

以阿拉伯为设计主题的歌厅”卡斯巴”(The Kasbah)。图片摄于1974年12月12日。(图片:SPH Media)
酒店闻名的中餐馆 — — 青松厅。图片摄于1974年11月30日。(图片:SPH Media)
酒店西餐馆 — — Stables。图片摄于1975年12月11日。(图片:SPH Media)

在高楼处也有一家以阿拉伯为设计主题的歌厅“卡斯巴”(The Kasbah),有一年我安排策划《联合晚报》的常年联欢晚宴在这里举行。文华酒店当然还有很出色的中餐厅 — — 青松厅(Pine Court),另有卖碳烤牛排(charcoal-grilled steaks)的The Stables、楼阁间的Mezzanine,而像自助餐馆Triple Three这样的餐厅则是1994以后的事情。

文华酒店与记者关系密切,还特地为记者办了一个Scoop Club,记者朋友可以免费使用这里的健身房、桑拿、洗浴和游泳池等设施。我也在这里与其他公司的新闻工作者交流和接触。
文华酒店另一叫我怀念的就是每年会推出红旗袍女郎月历,这些月历制作精致,每个月份的主角都经精挑细选,月历女郎都是酒店的员工,也是酒店的亲善大使,她们被叫着The Mandarin Girl或 The Meritus Ambassador,我相熟的一位酒店公关Ler Ling就曾经是好几年的月历女郎。

2006年12月31日结束营业的海皇歌剧院。(图片:SPH Media)
可以容纳千人一起用餐的海皇歌剧院挥别34年的辉煌岁月。(图片:SPH Media)
海皇歌剧院有自己的专属舞群。(图片:海皇歌剧院)

海皇无上装表演

讲到酒店餐饮处,几乎忘记文华在另一地点哥烈码头(红灯码头)华联商业大厦(Overseas Union House)的海皇歌剧院餐厅(The Neptune)。它在六七十年代是本地重要的娱乐场所之一,也是当时亚洲最大的剧院餐厅,可以容纳千人。

当年耗资500余万元,动用超过10名世界各地名家设计的海皇剧院餐厅,在1972年10月4日隆重开张。这里举办过各种文化与商业演出,选美赛、演唱会、国际社交舞大赛、武术大会、杂技表演、集体婚礼等,在那个保守的年代,海皇竟然有无上装艳舞表演,那是本地首个有无上装艳舞表演的娱乐场所。
海皇只营业了36年,在2006年12月,它在滨海湾重新发展的情况下走入历史。海皇现址现在盖起了楼高18层的华联海湾大厦(OUE Bayfront)。我当年还参加了海皇最后一夜的告别派对,买了两盏台灯回来做纪念。


文华大酒店南翼大厦于1980年8月1日举行落成开幕礼,左二为华联企业有限公司董事长连瀛洲。(图片:SPH Media)
过去酒店的接待大厅面对乌节路,大门出入口的屋顶灯饰很有气派。图片摄于1991年8月16日。(图片:SPH Media)
文华酒店的员工,也是酒店的亲善大使,她们被叫着The Mandarin Girl或 The Meritus Ambassador。图片摄于1977年1月25日。(图片:SPH Media)
每年圣诞节和农历新年,位于乌节路上的文华酒店都会以灯海隆重布置一番。图片摄于1988年11月8日。(图片:SPH Media)

酒店的艺术装置

酒店老板 — — 华联银行主席连赢州在1964年购买了乌节路的这块地皮,他看好新加坡未来的旅游业发展,在1967年推动文华酒店的建设。尽管文华酒店在1971年11月开门迎客,但整个建筑项目要到1973年才全部完工。40层楼巍峨耸立,是当时新加坡最大规模旅馆建筑,也是著名地标。1980年,酒店又增加了第2栋大楼 — — 南翼(South Wing)。后来经过大规模的翻新工程,酒店及其4层楼高的文华购物廊(Mandarin Gallery)在2009年重新开业。
已经消失的文华酒店的艺术装置设计充满中国风,当初在打造的时候历经波折,最终由台湾艺术家杨英凤(已于1997年过世)完成。下一期我们重点谈杨英风在文华酒店的装置艺术设计。

注:文章刊登于第885期《优1周》。(2022年11月18日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