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不清的“如果”造就了这一期的主题,几乎缺一不可。对园艺不感兴趣的人可能会觉得百般无聊或是小题大做。对我而言,一想到真的很有可能会错过任何一个环节就差一点冒冷汗。

如果梁山伯与祝英台不是变化成两只梦幻般的蝴蝶,而是变成两只蟑螂,而且是会飞的那种,你还会觉得“梁祝”的故事浪漫凄美吗?

如果大胡子依然在潜水,那么,滚滚的会是在撒哈拉的中国饭店,抑或仍然是红尘呢?

数不清的“如果”造就了这一期的主题,几乎缺一不可。对园艺不感兴趣的人可能会觉得百般无聊或是小题大做。对我而言,一想到真的很有可能会错过任何一个环节就差一点冒冷汗。一直以来我都相信运气会直接影响种植的成果,单凭技术和知识并不足够。尤其是种植一些不熟悉或是比较冷门的花草植物,运气很重要。

细说如果
如果当初不是因为太闲去超市打发时间,而碰巧让我看见了架子上摆放的黑莓,我就不会有想要尝试种植它的念头。
而撒了种子后的3个月里,竟然没有任何动静,我还以为种子不会发芽了,又在同一个花盆里撒了其它植物的种子。
如果当时我把撒了黑莓种子的培育土循环使用,倒入别的花盆的底部,那就算它们都发芽了,我也不会发现。
事隔3个多月,第一棵珍贵无比的黑莓终于发芽了。但是我竟然忘了幼苗是何方东东。有谁会想到它竟然须要这么长的时间才会发芽呢?不会记得是什么植物的幼苗应该不算太难接受。如果当时我以为它是什么不知好歹的野草而将它拔了,后果简直不堪设想。你们说这是不是很值得冒冷汗?
不久后就陆续有更多的小黑开始冒出头了,发芽率比我想象中来得高。非常幸运的,一整批幼苗竟然都不—带—刺!这是很关键的,因为后来我发现带刺的黑莓种植起来,极其恐怖,很难管理。如果当时发芽的都是有刺的黑莓品种,我就不会继续照顾它们了。
把幼苗移植到比较大的花盆后,生长过程还算顺利。黑莓似乎不需要太多直晒的阳光,给予的水分也不需要过于控制。过了接近两年,要不是修剪了无数次,很可能长度已经达到10公尺以上。但是它们到底会不会开花呢?就算花开了,究竟会不会结成果呢?当然,我心里虽然怀抱着无限希望,但是黑莓毕竟是温带植物,最终要是不成功也不会太出乎意料。况且至今也未曾听说过在本地有成功之例。而如果不是因为我太闲,去上了一个农粮局主办的园艺课程,因而了解了土壤酸碱度的重要性后为黑莓盆里的土壤作出调整,我就不会听得到黑莓花开的声音了。无刺黑莓典雅粉红色的花苞绽放的声音与25岁的中年大叔的尖叫声一模一样,悦耳动听。

尝试非愚蠢
还有一个事件,原本我以为已经被我看得云淡风轻,没想到当我在翻找黑莓幼苗
的旧照片时又再度地把我心中一大把怒火给点燃了。

碰巧在我刚开始尝试种植黑莓的那段期间,那对我曾经提起过,极端恶劣的,售卖无花果株的夫妇竟然在国际园艺团体的脸书上揶揄本地的园艺爱好者。说什么有些植物由种子开始种植,就算是“玩玩”的也是非常愚蠢的,他们自己属于聪明人,不会做这种事。是不是听了非常让人火大?园艺爱好者不就是喜欢做不同的尝试,种植不同的植物吗?虽然我远远看起来含蓄内敛,但偶尔还是会正义感爆棚,想为被他们数落的花友出口气。

如果不是因为他们这种要不得的行为,我就不会有更大的动力想要证明他们是多么的无知和愚昧。可惜他们看不懂中文,不然我想提醒这对夫妇一件事。在社交媒体上说的话要带有一定程度的责任感,不能信口开河,天花乱坠,有龙亦有凤。已经有几个小孩了,就无需坚持一定要坏榜样百出来突破自己。况且我们都知道,上得山多脚会酸,到时老虎追上来了,难道向老虎道歉就足以闪人吗?

虽然由种子开始种植的黑莓终于开花结果了,但是还是属于初期阶段,所以 这一期就让我先聊一聊主题的背景,顺便炫耀一下成果。

待我把黑莓的成长习性与更好的培育方法都摸透了再与各位朋友分享。

编按:《阿源的市外逃园》专栏每个月出版两次,在第2和第4个星期。
读者如果有什么种植问题,欢迎通过电邮:grumpybaker@mail.com向阿源(Alex Ng)询问。

Text & Photos Alex Ng


Alex Ng
阿源,远远看才25岁,因为养了两只小狗而开始吃素,喜欢种菜却不爱吃菜,最擅长的瑜伽招式是…..平躺
Facebook 
“Exotic Plants (Singapore)”社团版主,同时活跃于“figsnsuch”等等的园艺社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