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桥的存在,让人深刻体会到上世纪50年代新加坡全民反殖和争取独立的决心坚定,迫使英国殖民地政府作出让步,奠定新加坡有限度的自治,为最终走向独立打下基础。

1956年8月17日,时任首席部长林有福宣布尼诰大道及其连接的独立桥正式通车。(图片:SPH Media)
1956年8月17日,时任首席部长林有福宣布尼诰大道及其连接的独立桥正式通车。(图片:SPH Media)

写到加冷盆地、旧加冷机场,当然不得不写默迪卡桥(Merdeka Bridge,我们习惯称它为独立桥),还有尼诰大道(Nicoll Highway),以及这一带其他值得书写的地方如加冷公园(俗称劳动公园)。

对独立的渴望

独立桥是连接加冷和市中心的尼诰大道的起点。它跨越汇入加冷盆地的加冷河与梧槽河交汇的河口,全长610米。大桥由英殖民地时期的公共工程局(Public Works Department)主管工程师R. J. 霍利斯·比(R. J. Hollis-Bee)设计,并由当时的通讯与工程部部长(Minister for Communications and Works)弗朗西斯·托马斯(Francis Thomas) 命名,如此命名是要反映新加坡人当年争取独立的强烈愿望。
独立桥于1956年8月17日正式通车,它是二战后的其中一项建设,是东南亚同类桥梁中最长的预应力混凝土(pre-stressed bridge)连续桥梁。
在马来文中,默迪卡是独立之意。上世纪50年代,新加坡全民反殖和争取独立的决心坚定,迫使英国殖民地政府作出让步,奠定新加坡有限度的自治,为最终走向独立打下基础。
这座桥肩负着历史的意义,为配合马来亚将在1957年独立而命名。因为具备时代意义,独立桥在2002年被国家文物局列为历史遗迹,桥上的碑文记录着独立桥的历史与象征意义。

以独立桥为背景拍摄的电影《独立桥之恋》。(图片:互联网)
坐落在独立大桥桥端的石狮。摄于1956年8月14日。(图片:SPH Media)

拍摄电影

新加坡当年的风景名胜地不多,独立桥的出现算是城中难得的一道风景。1959年邵氏兄弟(香港)有限公司就以独立桥为蓝本,拉队到我国拍摄《独立桥之恋》。影片由周诗禄执导,林凤、张英才、麦基、夏慧、尤奇、伊雷等领衔主演。这部影片目前在Youtube找不到,只能找到女主角林凤演唱的改编自印尼民谣《梭罗河》的同名主题曲。
说到电影,早年东南亚国家坐拥粤语片庞大市场,邵氏粤语片组于是不惜老远到本地拍摄电影,如《宝岛神珠》(1957年)、《独立桥之恋》(1959年)、《榴梿飘香》(1959年)、《过埠新娘》(1959年),南洋的风光与异乡的情调为香港电影注入一股清流。除粤语片,邵氏的国语片组也在同个时候拍过3部新马题材的电影:《零雁》(1956年)、《南岛相恩》(1960年)、《蕉风椰雨》(1960年)。
独立桥的风貌也曾出现在1960年国泰克里斯(Cathay Keris)电影《黑手党》(Che Mamat Parang Tumpol),男主角骑着摩托车唱着歌游走大街小巷穿过独立桥。

坐落在独立大桥桥端的石狮与纪念碑。摄于1956年8月14日。(图片:SPH Media)

默迪卡雄狮

说到独立桥,当然不得不提两头默迪卡雄狮(The Merdeka Lions),它们是追求自由独立精神的象征。两头雄狮镇守在独立桥两端的分路堤,一头一只,遥遥相对。石狮很有艺术感,身体和四肢是写实的,而头部和鬃毛则是抽象的,它们被视为新加坡国家独立的象征。
关于石狮的出处,根据1956年的报章报道,公共工程局的L.W. 卡彭特(L.W. Carpenter )绘制了石狮的草图,而完整的设计则由意大利雕塑师拉乌尔·比加齐(Raoul Bigazzi)完成,他过后在马尼拉制作石狮,花费1万4200元。但比较多资料提起的另一说法 — — 石狮是在1955年由另一名意大利雕塑师卡瓦列·鲁多夫·诺里(Cavaliere Rudolfo Nolli)受公共工程局委托而创作。卡瓦列·鲁多夫·诺里同时是位于百得利路(Battery Road)的中国银行新加坡分行大厦门口左右两尊“笑脸迎客”的石狮创作者。
在那个年代,因为狮子城的传说,加上狮子是各大种族的吉祥物,石狮顺理成章成为新加坡的地标,被视为新加坡国家独立的象征。
独立桥的石狮身后,矗立着一道高耸的狭扁方尖碑,蓝色的马赛克表层上方,嵌入一件经过革新的市徽。这个市徽是1948年殖民地政府的信物,宣示宗主国意识,市徽上方是一面米字旗,中间的花束呈金黄和红色。1959年新加坡自治后,米字旗被自治政府改为棕榈图案,金黄和红色变成蓝色,下方狮子脚下半月形内添加“MAJULAH SINGAPURA”一行字。

石狮搬家

1966年,因为大桥扩建,石狮从独立桥上被移走,被重新安置在加冷公园入口附近的体育场步行街上。1988年,石狮送往国防部,以便安置在新的新加坡武装部队军事训练学院(SAFTI),该学院被认为是一个合适的地点,因为它符合狮子象征的勇气、力量和卓越品质。
在建造新的训练学院期间,石狮被储藏在巴西拉峇(Pasir Laba)营地的学院旧址,几乎被世人遗忘。
1995年7月22日,石狮重见天日,被搬迁到新的训练学院,摆放在通往训练学院标志性建筑17层塔楼的台阶两侧。
2019年为纪念新加坡开埠200周年,政府特地复制一对石狮,坐镇新加坡体育城国家体育馆前的Stadium Roar广场。

建造中的独立桥。摄于1956年1月14日。(图片:SPH Media)

爆炸袭击

独立桥在时间的洪流里接受考验,在马印对抗(Konfrontasi,1963–1966)期间,单在1964年本地就发生18起爆炸事件,独立桥在1964年5月23日和7月21日也分别两次遭到破坏性的爆炸袭击,前一次造成小规模火灾,后一次造成轻微损坏。
在马印对抗期间,比较严重的是1965年3月的麦唐纳大厦(MacDonald House)炸弹爆炸案,恐怖分子在麦唐纳大厦放置一枚炸弹,造成3人死亡,33人受伤。

Text / Glenn Low 刘汶錝

注:刊登在第939期《优1周》,2023年12月2日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