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开幕到机场落幕的18年,共发生过2次意外。1946年6月29日,一架英国皇家空军代号“达哥打”的道格拉斯DC-3型飞机(Douglas DC-3 “Dakota”)因雷雨天气而在加冷机场坠毁,机上20人全部罹难。另一空难发生在1954年3月13日,一架洛克希德L-749A星座飞机 (Qantas-BOAC Constellation)于加冷机场尝试降落时坠毁,机上33人罹难。

1954年3月13日“黑色星期五”空难,一架英国海外航空飞机当时已经抵达旧加冷机场,怎料却发生致命意外。(图片:SPH Media)
1954年3月13日空难现场。(图片:SPH Media)

加冷机场最主要的建筑是圆形的控制塔,它的外观十分突出,是本地早期其中一座标志性建筑。机场的整体建筑清晰地展示了功能主义的新现代建筑语言,包括裸露的混凝土、水平线条、透明玻璃墙和流线型曲线。在这座建筑中,我们不难发现国际风格的共同特征:形式上的彻底简化,摒弃装饰,采用玻璃、钢和混凝土作为首选材料,建筑的透明度和“轻盈感”,以及对不同空间功能的清晰解读。
东楼和西楼最初是为安置航空公司办公室而建,设计简单,由钢筋混凝土建成。建筑物的外观与殖民地军营中的其他军事建筑相似,都有规则重复的柱子和窗户。它们的厚重感与前航站楼的轻盈感形成了鲜明对比,可被视为场地两侧的锚点。
毗邻西区的机库是一个高耸简洁的无柱建筑,过去是飞机停放的地方。该建筑是一座功能性建筑,窗户面积很大,为空间带来了充足的光线。

3大事件

从开幕到机场落幕的18年,共发生过2次意外。
1946年6月29日,一架英国皇家空军代号“达哥打”的道格拉斯DC-3型飞机(Douglas DC-3 “Dakota”)因雷雨天气而在加冷机场坠毁,机上20人全部罹难。意外发生后机场关闭,其他的“达哥打”飞机就停泊在达哥打弯附近。达哥打弯(Dakota Crescent)和达哥打弄(Dakota Close)于1957年命名以纪念此灾难。其实所谓的“达哥打”型飞机跟美国的“南、北达哥打州”完全没关系,因为当时世界上最通用的运输机是美国的“道格拉斯D-3C”型飞机(Douglas D3-C),英国航空界把它的长名Douglas Aircraft Company Transport Aircraft缩称为“DACoTA”,“Dakota”是从“DACoTA”演变而来。
另一空难发生在1954年3月13日,一架洛克希德L-749A星座飞机 (Qantas-BOAC Constellation)于加冷机场尝试降落时坠毁,机上33人罹难。最后调查结论是飞行员操作失误,另机场消防服务不佳也是造成大量人员死亡的部分原因。
另一发生在加冷机场的大事件,就是在1956年3月18日,约2万人出席当年政治领袖为争取独立而召开的群众大会。首席部长大卫·马绍尔(David Marshall, 1908–1995)等政治人物在集会上发表讲话,随后发生骚乱,人们袭击警察并试图闯入航站楼,同时高喊“Merdeka”(马来语,“独立”之意)。
这次的骚乱造成至少50人受伤。4天后,马绍尔出席在伦敦举行的第一次默迪卡会谈,这次骚乱事件让殖民地政府以马绍尔没有能力控制新加坡为由推迟有关新加坡独立的谈判。

1956年3月18日,新加坡5万民众在旧加冷机场参加争取独立群众大会,这个大会由新加坡各政党联合召开。 (图片:SPH Media)

扩建和关闭

在日据时期,由于其他机场(登加空军基地 Tengah Air Base、实里达机场和三巴旺机场)都在新山日军大炮的射程之内,加冷机场于是成为新加坡唯一可以使用的战斗机机场。日本占领新加坡之后,据知日军将机场的草地跑道改建成水泥跑道,并将其延长至5500英尺。
战后直至1949年,加冷机场才再次成为民航运输的必经之地。这个时候,也就是50年代,新加坡快速发展,加冷机场已在国际上享有名气,被评为远东地区第2繁忙的机场,1950年12月9日,我国甚至举办大规模的航空节,向世人展示我国的韧力。
在1951年,当英国海外航空公司(英语:The British Overseas Airways Corporation,简称BOAC)引进德·哈维兰彗星喷气式客机后,加冷机场进行扩建,以容纳更大的飞机。在机场扩建工程完工之前,彗星喷气式客机必须飞往樟宜皇家空军机场。
即使在机场扩建之后,它仍然无法满足日益增长的航空交通和大型飞机进入新加坡的需求,于是就有了后来的巴耶利峇新机场。新加坡航空业的发展一日千里,在1981年7月1日,新建好的樟宜机场又取代了巴耶利峇机场,巴耶利峇机场从此改为空军基地。

1951年8月31日,3.1 万新加坡人齐聚旧加冷机场,参加殖民地第4届航空日活动。他们观赏皇家空军远东地区飞行员的精湛飞行技术。摄于1951年8月31日。(图片:SPH Media)
1950年12月9日为航空节,到加冷机场的参观者络绎不绝,场面盛况空前。图为加冷机场的控制塔兼搭客大厦,现场挤满了人潮。(图片:SPH Media)

机场以后

在完成机场的角色之后,旧加冷机场的大楼被新加坡青年体育理事会(Singapore Youth Sports Council)接管。接着,从1960年到2009年,人民协会总部使用这个地方。最初人协使用主航站楼和其中一座侧塔,而另一座塔楼由公共工程部(PWD)使用。从1967年到1972年,中央人力局(CMPB)也曾在此征募国家军人。1956年8月17日,尼诰大道(Nicoll Highway)建成使用,它穿过旧加冷机场的跑道。1973年,又在原机场跑道的区域建造国家体育场。
1994年3月,耗资416万新元的翻新结束后,前机场大楼重新开放。绿色窗户、面向加冷路的原主入口以及建筑底部的4层台阶都得到了修复。70时代被改为储藏室的大厦正厅入口处得以还原。机库也被保存下来,以完善该场地的航空历史。带有狮子徽章的门柱和原有的灯柱后来也得到保护,以完善遗址的历史环境。
2008年12月5日,这座建筑物被市区重建局列为受保留建筑。2011年第3届新加坡双年展(Singapore Biennale)在这里举行,旧加冷机场东西两翼的3层楼展览大厅成为主要场馆之一。这一两年开车经过旧加冷机场,看到有关建筑物被围起,里头看起来像进行另一轮翻新工程,作为加冷地区加冷河畔发展项目的一部分,我们期望在不久后看到它的新面貌。

Text / Glenn Low 刘汶錝

注:刊登在第938期《优1周》,2023年11月25日出版。